20090510_004.jpg

跟2005年的獎牌相比(如上篇文章所述),好像比較金光閃閃。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得感謝很多人。
香港的中學生自然不需多提,因為沒有他們的票選,就不會有這座獎牌。
另外我還得感謝香港城邦書局的朋友,尤其是吳芷琴小姐。

2005年那次已經麻煩了她們五天,而且一開始的烏龍事件她們也不介意。
這次因為我已經在教書,時間並不彈性,
星期五下課後要離開台灣飛去香港參加星期六下午的頒獎,確實有難度。
但她們依舊熱情邀約,並願意負擔旅費,這令我很感動。

吳小姐一拿到獎牌立刻寄到台灣的麥田出版社,麥田再寄給我,
離頒獎日不到一星期,獎牌就在我手上。
我感覺給很多人添了麻煩,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藉blog的一小角,特別感謝吳小姐。
從2005年之後,一直很想專程去香港表達感激之意,
沒想到不但沒表達感激,2009年又麻煩了她一次。
這就好像不僅沒報一箭之仇,反而又增加了第二箭之仇。

小朋友別學叔叔亂比喻,因為叔叔有練過。
在使用中文的世界裡,如果人到了一定的地位,那麼寫什麼都會對。
可是同樣的東西若由學生寫出,則可能會被罵到臭頭。
不信的話,你可以在作文簿上試試這種比喻去挑戰國文老師的忍耐程度。

有些話我還是得說,這個並不算是文學獎,只是票選的結果。
它可能可以代表讀者的「肯定」。
對我而言,這種肯定就夠了。

從小我就沒投過稿,更不用說參加文學獎了。
(但我投過笑話,只有一次,而且被選上。笑話內容如《孔雀森林》所述)
連出書的過程也是一種被動。
所以我常說我很幸運,這不是矯情的說法,而是真的很幸運。

我知道很多人以寫作為志業或職業,也苦於懷才不遇。
因此面對這些人,我很難自處,也覺得不好意思。
尤其當人問我如何投稿或如何出書之類的問題,我根本答不上來。
我總不能說,不用投稿、反正出版社會自動找上門吧。

這世界上有些人懷才不遇;但有些人懷不才卻遇得亂七八糟。
很抱歉,我是屬於後者。

我至今仍無法視寫作為志業或職業,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也不是看不起寫作,
而是從小到大,幾乎沒想過這個問題。
加上我所學的背景,好像也跟寫作離得很遠。
我覺得做我「會」的事,我比較安心。

文學的領域裡,有人追求暢銷有名;有人追求文學價值的經典。
我把自己當成局外人,就不會有這兩種困擾。

十幾年前我剛成名時,很多人勸我多參加文學獎項,這樣才能在文壇上有地位。
但我一來不覺得自己在文壇、也不想待在文壇;
二來我也不認為我有可能得獎,因為我有自知之明。
我以為寫作是很個人的事,或許伴隨著某些目的,
比方成名、有地位、讓女孩仰慕、讓人覺得厲害於是看到你會三鞠躬等等,
但我覺得這些目的都可藉由別的方式得到。

你也許不認同我的看法,這沒關係,也很正常,看法本來就因人而異。
但我還是覺得寫作是越單純越好。
而寫作所帶來的最甜美的果實或是最大的肯定,我認為是讀者,
那才是蛋糕本身。
所謂的文學獎項的肯定,只是蛋糕上的草莓而已。

因此以這點而言,我在寫作上,已經得到最甜美的果實了。
所以我由衷感謝會因我的文字而有共鳴的人,謝謝。
我也很抱歉,我並不是十分努力的人,也沒做多少好事,卻被老天眷顧。
請你不要因此覺得這世上沒有天理,也不要因此扭曲了個性。
因為這就是人生,人生很難存在公平原則。

我也只能把自己放在單純寫作這種身份上,想寫就寫、不寫就停。
沒有寫作計畫,也沒有企圖,只是寫寫。
如果你很想問我關於如何寫或怎樣出書、怎樣寫得好的問題,
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給你很好的建議,但不包括我。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

我就像中樂透致富的人,只是幸運而已。
如果你想致富,我總不能告訴你多買樂透吧。
努力才是王道。
又或者該問自己,為什麼想致富?

抱歉,我說多了。
雖然很努力做到誠懇,也避免讓人覺得囂張,
但你可能還是會覺得我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如果你真這麼想,我也只能再說一次抱歉。

常有人問我想不想追求經典之類的問題,我總是以身為工程師的角度回答。
當一個工程師在蓋一棟房子、一條公路或橋樑時,他只想把它蓋好、蓋得堅固。
他從不會想這個建築物能不能持續百年甚至千年,於是後世的人依然讚嘆。
一個建築物不會因為無法持續使用百年而變得沒有意義。
因為它是活在當下,為現在這個時間點的人們需要而建。
不是為了成為經典。

越扯越遠,停筆比較聰明。
總之就是感謝抬愛,我還是有虛榮心,被肯定總是會高興。
也請你不要因為我以上的胡言亂語而多做聯想。
我只是說說而已。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