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暑假了,這對校園內的師生都是好事。
我也想利用這個暑假調整一下心情,可能的話充個電。
不過看來這個暑假會有一些事要忙。

上個月我進了一趟急診室,是6/23深夜,正確地說,是6/24凌晨三點。
其實是老毛病了,大四時有天夜裡突然腸絞痛,被送到急診室待了三天。
本來要開刀,後來不知怎麼沒開,出院時我也不知道得了什麼病。
那是距今18年前的事了。(我又洩漏年紀了,請裝作沒看到)

這18年來,大概斷斷續續進了急診室10次左右,我不太確定。
唯一確定的是,都是同樣的毛病。
而且這個病很有原則,一定要在深夜11點過後發生。
所以我也只能掛急診。

這個病說嚴重嘛倒不至於,只是發病時肚臍下方會劇痛,身體無法拉直,
我常常得像狗一樣蜷縮在地板。
但進了醫院打了點滴再加上點藥就好多了。

由於是肚子痛的關係,每次醫生都會先問是否是盲腸炎?是否上吐下瀉?
其實都沒有,只是肚子痛而已。
這些年來經歷了幾家醫院的急診室,醫生問的題目和次序幾乎都一樣。
最後出院時沒給完整的病名也一樣。

這次也是在6/23晚上11點多開始劇痛,我拖到6/24凌晨3點才掛急診。
剛開始總想忍過去,忍了一段時間後才考慮到急診室。
不過那時已有些力不從心了。
最後還是勉強離開地板,走到樓下叫了輛計程車。

當然這次也跟以往一樣,吊上點滴再注射點藥後便好多了。
五點左右我便想離開,但醫生說我的白血球超過兩萬八,身上一定有地方發炎。
但照腹部X光的結果好像沒異常。

我之前聽說白血球數目太高可能會有意識不清甚至休克等現象。
我仔細回想,我好像確實經歷了一段模模糊糊的時光。
電影上西方人常說,人剛死的時候會看到一道強光,走進強光後便算離開陽界。
所以當我縮在浴室地板上忍痛時,我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要看那道光!

我想兩萬八應該是剛到醫院時立刻抽血,才會有這個數據。
但經過約兩個小時,我已明顯好轉,白血球數目應該下降不少了。
醫生很堅持,他說兩萬八太高了,一定要多觀察。

「可是我想走啊。」我說。
「開什麼玩笑?你恐怕得住院。」醫生說。

住院?開什麼玩笑?
我一定要趕快走啊,有件事我一定要做啊。
那就是早上7點,王葛格要出戰勇士。

後來又照了胸部X光、腹部超音波、驗尿,結果好像也沒什麼異常。
「好吧。讓你走吧。不過一有問題要立刻來醫院。」醫生說。
我回到家已經快中午12點,王葛格的比賽早已結束,而且還輸球。
王葛格,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千千萬萬個台灣人。

好了,大概是這樣。
如果你不介意,請不要告訴我要好好照顧身體、健康很重要……之類的。
這我知道,也很感謝你的關心。
但我實在不想讓這篇網誌的回應充滿愛與關懷。
人間有溫暖、處處皆溫馨的景象真的請別出現。

「要好好照顧身體啊,很多人都擔心你,一定要保重啊。」
如果我看到這種回應,大概又得再進一次急診室。
請你當作我有病,而我也知道自己有病,這就夠了。

我相信很多人的關懷是真心的,所以謝謝。
但對你而言,我只是在看似很近實則遙遠的地方寫東西的人。
我們的交集只有文字。
就把一切只鎖定在文字上吧。

這件事就說到這。
然後我會試著靜下心,調整一下心情,或許寫點東西。
雖然太久沒動筆,腦袋有點卡卡的,但我會盡力。
我應該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