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八月,似乎多災多難。
莫拉克的災害還是不提好了。
我雖然是念水利工程,但勉強可稱專業的看法,未必中聽。

對我自己而言,八月有喜事、也有喪事,都跟莫拉克無關。
反正都過去了,也不用多提。

不好意思讓大家頻頻詢問我的狀況,很抱歉。
我很平順,一直都是,不會有太多起伏。
只是懶得說話而已。

我出生的地方是嘉義縣的布袋,直到高中才到台南求學。
淹水這東西,在布袋是司空見慣的事,甚至不下雨只要遇到大潮也會淹。
大家都說可以體會淹水之苦,但對住在城市裡的人而言,
淹水大概就是不便或者是討厭而已。

這次台南停水了幾天,我放在窗邊的書也都濕透了。
有本新版的「檞寄生」也淋濕了,這本是我自己收藏用的。
004.jpg

泡過水的書,即使曬乾,還是會浮腫。
如果你不嫌棄,也不介意,我簡單出個題目,你答對後我簽上名寄給你。
題目是這樣的:

「檞寄生」的一開頭是大年初二,菜蟲從台北坐火車南下。
現實生活中,我念大二(或大三)時,有次也是在大年初二從台北坐火車南下。
詳細的原因我始終記不清楚,只記得大概的原因。
請問原因是什麼?
白話文的意思就是,我為什麼要在大年初二從台北坐火車南下?

最先接近答案的,我會寄書給你,不管你住在地球上哪個角落。
但你得先e-mail給我你方便收信的地址和大名。
希望我寫些什麼文字也順便告訴我。

很抱歉,書泡水了還送人。
真的很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