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女孩‧池塘男孩

(繁體字版,麥田出版社 2010年3月1日 初版,jht痞子蔡作品010)



鯨魚女孩‧池塘男孩(簡)

簡體字版:萬卷出版社,2010年5月第一版(蔡智恒文集)




其實早在1999年,我就想寫這個故事。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那時我還在念博士班。
2000年雖然畢業了,但剛畢業時我最想寫的故事是《檞寄生》。


之後陸陸續續寫了別的故事,但這個故事一直沒被我遺忘。
我只是覺得,我還需要一些時間讓自己成長,才有能力完成。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這個故事在幾年前完成,
那麼整個外貌一定會有很大的差異。


還有一個讓我遲遲沒動筆的理由,那就是篇名。
沒辦法,我小時候是會莫名其妙害怕鍋子的那種小孩。
如果不好好定下篇名,寫起來會渾身不自在。
我當初定的篇名是《鯨魚和池塘》,但始終覺得這名字不太好。
鯨魚在鹹水裡生活,而池塘是淡水,兩者根本扯不在一塊。
我有理工背景,身旁的朋友大多也是理工背景,如果我用了這比喻,
他們應該會罵我:你墮落了、你白痴啊之類傷我純真心靈的話。
但你應該也有純真的心靈,所以你會明白這只是比喻。


我用了《鯨魚和池塘》這名字開頭,一直到最後完成為止。
開始動筆的時間,應該是2009年5月初,也許更早,
總之我忘了那個時間點。
但完成的時間點是確定的,在2010年2月23。
雖然拖了將近十個月的時間,但真正寫作的時間只有三個月左右。
中斷的時間點也很確定,那就是2009年8月8號的莫拉克颱風。


剛開始寫這故事時,無法全神貫注,這點跟以前的經驗完全不同。
大概是寫了一天,然後便會停個兩天左右。
人家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我曬網的時間反而比較多。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吃得太飽、因為小孩還小、因為天氣很好陽光普照……
那為什麼莫拉克颱風會中斷寫作?
因為吃得太飽、因為小孩還小、因為天氣很好陽光普照……


總之在莫拉克颱風之前,斷斷續續寫作的時間加起來約一個月;
莫拉克颱風之後,大概是從2009年12月下旬才繼續寫。
所以前後加起來的時間約三個月。


今年農曆春節前後是我最全神貫注寫作的時期,
在三個多禮拜的時間內,完成將近一半的寫作量。
小年夜那晚12點多,因為腹痛去了醫院的急診室,1點半回來;
然後2點又去,快5點才回來。連續去了兩次。
因為已過了凌晨12點,所以正確地說,應該算除夕了。
今年是虎年,人家是虎虎生風,我則是虎虎生病。


經過這麼多年,總算完成了這故事,我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滿足感。
我也很慶幸,這故事是在今年才完成,而不是多年以前。
因為這些年下來,我多了一些感觸。


這故事的時間背景是1998到2009,對於故事裡的第一人稱而言,
是從他20歲那年的秋天寫到31歲那年的春天。
故事中提到的拋繡球活動,在我大學時期是有的,現在有沒有不知道。
在兵荒馬亂的活動現場,大概只有具野獸氣質的男生搶得到繡球。
也許因為接到繡球的總是野獸般的男孩,美女與野獸的組合不太搭,
所以這種活動停辦了也說不定。


《鯨魚和池塘》共13萬6千字,原本還會更多,但我刪去部分情節。
出版前夕改為《鯨魚女孩‧池塘男孩》,是出版社的意思。
我這麼說並不是推卸責任,只是單純交代過程而已。
因為出版社改名會經過我的同意,而我也同意了。
即使已完成了十本書,我對取篇名這件事依然笨拙,這點我很抱歉。
人體百分之七十由水組成,因此每個人的心裡其實都有一片海。
如果篇名取的不好,具有大海心胸的你,一定不會介意。


我之前寫的小說都被歸類為愛情小說,而我通常會碎碎念:
不完全是愛情啦,還有鼓勵大家要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尊敬師長、
遵守交通規則、齊心合力防止地球暖化等等之類的涵義。
只有《檞寄生》我沒有碎碎念。
至於這本,我大概也不會碎碎念。


這是我的第十本書,「十」這個字很敏感,難免讓人聯想到十全十美。
我寫作時雖然也意識到這點,但寫作心態跟以前還是一樣的。
我並沒有多餘的企圖心,只是想把故事寫好,一如既往。
如果作者的第十本書必須扮演某種特別的角色,比方更深刻或更美好,
那麼這本書的表現很稱職。


今年農曆春節剛好是台灣最冷的時期,而且又下雨,天氣又濕又冷。
我通常是忍著腹痛、縮著全身、拼命喝熱茶,獨自在電腦前打字。
完稿時是大年初十,台南的風鈴花開了。


原來不管再怎麼嚴寒的冬天終會過去,春天一定會來臨。



【註】:

故事中出現的《菊歎》這首歌,原詩:向陽、作曲:李泰祥、主唱:齊豫。

        

        所有等待,只為金線菊
        微笑著在寒夜裡徐徐綻放
        像林中的落葉輕輕,飄下
        那種招呼,美如水聲
        又微帶些風的怨嗔
        讓人從蕨類咬住的小徑
        驚見澄黃的月光,還有
        傍晚樵夫遺下的柴枝
        冷冷鬱結著的
        褪了色的幽淒

        走過總是垂髮低頭,故意
        是裝不來的,林外的溪水
        緊緊攀著草夜的幾滴淚
        此刻在風中,瓦解了
        妳問我浮萍的邏輯
        那就是吧,露珠向大地
        沉墜的輕喟。而菊
        尤其金線菊是耐於等待的
        寒冬過了就是春天
        我用一生來等妳的展顏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