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訊息《米克》舞台劇
臉書  臺灣戲劇表演家劇團
〈米克〉收錄於《蝙蝠》這本書(後記按此

米克舞台劇


跟《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舞台劇一樣,這齣依然是由臺灣戲劇表演家劇團製作。

《蝙蝠》這本書由三篇三萬字小說組成——〈米克〉、〈蝙蝠〉、〈求人之水〉。
當初定書名時,曾在米克與蝙蝠間猶豫,後來決定用蝙蝠。
其實不管書名叫米克或是蝙蝠,都不算是好書名,但這已是我的通病,只好接受。

2010年小皮十歲,生了一場病。我驚覺小皮已經老了,也許很快就會離開我。
我開始給自己心理建設,提醒自己牠隨時會走,要懂得放下、看開。
三年後,小皮真的走了,已過不惑之年的我,自認已有相當程度的人生歷練,
應該可以看淡牠的離去,沒想到還是忍不住悲傷。

說說我和小皮的互動吧。
我是看著小皮長大的,也見證了牠的一生。
從小牠就是一隻活潑的狗,精力旺盛。
帶牠去公園時,我一解開繩子,牠總是一溜煙跑掉。
要帶牠回家得費很大工夫,而且偶爾會找不到牠。
後來擔心牠跟別的狗起衝突,也不想被別人說我沒公德心讓狗亂跑,
我只好一直用繩子牽著牠,不曾解開。

但我可以感覺小皮不喜歡被綁住,於是我改在深夜帶小皮出門。
深夜的公園裡,通常只有我和小皮,當然鬼魂之類的東西不算。
我會解開小皮,讓牠盡情奔跑,而我則漫步,或是找地方坐下。
等小皮累了回來找我,我們再一起回家。
偶爾在假日白天,我會帶牠去曬曬陽光。

小皮漸漸老了,在公園亂跑的時間越來越短,範圍越來越小,
最後牠只在我方圓五步內,跟隨著我;我坐下時,牠也坐下。
我寫作的期間,待在深夜公園的時間會拉長,小皮總是安靜的陪著我。
有時走了公園三圈只孵出小說中的一句對白;
有時在長椅上坐了半小時,卻什麼字也生不出來。

而小皮總是安靜的陪著我。

牠總是陪著我,而我也習慣牠的陪伴。
無論是在公園,或是在書桌前,小皮總是安靜的陪著我。

我常說寫作者總是站在舞台上最不容易被燈光照射到的角落,甚至無法上台。
如果你喜歡台下群眾對你尖叫、如果你喜歡成為燈光焦點,那麼你最好不要寫作。
對我而言,最能理解我寫作過程中的孤獨的人,就是小皮。
而最能理解我完成作品那瞬間的滿足喜悅的人,應該也是小皮。
只可惜小皮連人都稱不上。

言歸正傳。
我很高興自己在小皮生前寫了〈米克〉,而且寫得非常好(我可以說實話嗎?)。
如果是現在,即使我寫作功力倍增,我也寫不出這種作品了。
小皮不再趴在我腳下的日子,搞不好我連寫作的能力也會失去。

創作者一生發光發熱的時間,最多只有十年。
我聽過類似的話,也覺得頗有道理。
我相信我應該還可以寫,這點我很感恩老天的厚愛。
但令我難過的是,我的寫作過程將會更孤獨。

言歸正傳again。
米克舞台劇應該很好看,值得去看。
舞台劇總是容易令人感動,錯過可惜,因為那不是數位的東西。
即使舞台劇數位化,感動也無法像走入劇場時那樣立體。

總之,去看舞台劇吧。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