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從此,我不想傷腦筋該講哪句台語讓她抓到,直接叫素芬最簡單。

    剛開始叫素芬時,語調很明顯是要讓她記一句台語;

    後來可能跟她較熟,或是習慣了,講話中很容易不小心稱呼她:

    素芬。

 

 

        其實嚴格說起來,吸菸的台語應該是「素葷」。

        但如果講話有台灣國語的味道,「芬」的音容易發成「葷」。

        就像那段繞口令:抱著灰雞上飛機,飛機起飛,灰雞要飛。

        如果是台灣國語,飛機常會發音成灰雞。

        我講國語時也帶點台灣國語的味道,所以當我叫素芬時,

        發音像素葷。

 

 

        在那個年代,在我們那裡,在國中生這年紀,

        稱呼人通常是連名帶姓叫,除非那個人有綽號。

        只叫名字會很彆扭,而且感覺很親密,也很曖昧。

        可能只有老師或長輩,才會只叫你名字。

 

 

        所以每當我與她交談時,總試著盡量避開其他同學,或是低聲交談。

        如果我只叫她素芬被其他人聽到,肯定會被取笑,

        甚至會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們。

        不過萬一不小心被別人聽到時,也可用「啊!我講台語了」混過去。

 

 

        漸漸地,我分不出什麼時候我是自然而然地稱呼她?

        什麼時候我是刻意讓她抓到我講台語?

        我也分不出什麼狀況下素芬是吸菸的台語?

        什麼狀況下素芬是代表她?

 

 

        幸好早已有約定,一個禮拜最多記兩句台語,

        不然我起碼每個禮拜會講十幾句素芬。

 

 

        她也變得比較可以接受我的善意和幫忙。

        有時她會在下課時間拿出數學考卷,嘴裡咬著筆、眼睛盯著考卷。

        當我靠近她表明想幫忙時,她既不會拒絕,也不會直接點頭說好。

        她只是鬆開咬住的筆,用筆尖輕輕點了考卷中某道題目。

        但每張考卷最多只點兩題,然後她就把考卷收進抽屜。

        我知道,對孤傲的她而言,那已經是她的極限。

 

 

        「謝謝。」

        把考卷收進抽屜後她會說這句,但音量幾乎細不可聞。

        我會笑了笑,覺得很滿足。

 

 

        我依然喜歡看她緩慢而流暢的動作,因此習慣用眼角餘光觀察她。

        那些動作總是讓我心情平靜。

        即使只是拿筷子吃飯盒,下筷、挖一口飯、送入嘴裡、咀嚼,

        這些動作也是緩慢而流暢,好像心懷感恩品嚐著世間的美食。

 

 

        很多人欣賞副班長水噹噹的臉蛋、白裡透紅的皮膚、羞澀的神情,

        但那不是我可以欣賞的方式。

        我可以欣賞的,就只是她那緩慢而流暢的動作。

        對我而言,那真的是一種優雅。

 

 

        幸好國二下學期沒重新編排座位,她依舊坐在我右手邊。

        感謝導師以不變應萬變的精神,這叫擇善固執。

        而幹部也沒重新改選,無條件續任,我還是班長。

        但不能什麼都是以不變應萬變,這叫不知變通。

 

 

        新學期開始,學校推出「閉目養神」運動。

        意思是在上課鐘響後,老師走進教室前,學生要閉目養神。

        利用上課前短短的時間閉目養神,這樣上課時會更有精神。

        這種運動雖然有些無厘頭,但好像沒什麼可以批評的。

 

 

        全班都要閉目養神,只有我例外,我可能反而要費神。

        因為我得注意看誰沒有閉上眼睛,要監督每位同學。

        而且如果連我都閉目了,誰來喊起立敬禮?

        所以當全班都閉目時,我除了環顧全班外,還得注意教室前門。

 

 

        每當上課鐘響後,教室一片寂靜,大家都閉上眼。

        我有一種這世上彷彿只有我活著的錯覺。

        多數的同學都是閉上眼,略低著頭,很像在禱告。

        其中最虔誠的,就是國語推行員。

        也有少數同學閉上眼,下巴抵著桌面,像極了可愛的狗。

 

 

        我偶爾玩心大發,會走到阿勇面前扮鬼臉。

        但我最常做的,是靜靜看著國語推行員,很專注。

        不必再用眼角餘光偷瞄她,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看著她。

        一般閉上眼的同學,由於人還是清醒著,所以睫毛會不時輕輕跳動;

        但她微微低著頭閉上眼時,睫毛也靜止,背部依然挺直。

        她整個人就像一尊虔誠禱告的石像。

        如果我是神,我一定讓她許下的任何願望都成真。

 

 

        「班長。」她說。

        『嗯?』我愣了一下,隨即醒悟,趕緊高喊:『起立!』

        老師走進教室三步了,全班同學聽到我喊聲後立刻站起來。

        整間教室都是椅子碰撞聲,沉睡的教室突然間醒了過來。

 

 

        『敬禮!』我又喊。

        「老師好。」全班同學都鞠個躬,同時異口同聲喊。

        『坐下!』我最後喊。

        全班同學坐了下來,整間教室又都是椅子碰撞聲。

 

 

        我暗叫好險,太專注看她,忘了注意看老師是否出現在教室前門。

        還好她提醒我。

        咦?不對啊!她都閉上眼睛了,怎麼知道老師走進來了?

        而且她怎麼知道我沒注意看著教室前門?

        阿娘喂,莫非她知道我在看她?

        我百思不解,難道她有神通?

 

 

        「班長。」她說。

        我轉頭看她,她左手往前指,我立刻回神高喊:『起立!』

        下課鐘響了,老師剛剛說了下課,我卻心不在焉。

        『敬禮!』等全班同學站好後,我又喊。

        「謝謝老師。」全班同學又都鞠個躬,異口同聲喊。

        教室瞬間變成鬧烘烘的。

 

 

        『妳……』我不知道該怎麼問。

        「怎麼了?」

        『妳怎麼知道老師走進來了?』我還是問出口了。

        「我有第三隻眼。」她說完後,緩緩站起身,轉身走出教室。

        我很納悶,第三隻眼?

 

 

        『阿勇。』我問,『人有第三隻眼嗎?』

        「哪有第三隻眼睛,又不是漫畫《三眼神童》。」他說。

        『那什麼是第三隻眼?』

        「不知道。」他想了一下。

        『屁眼!』我靈光乍現,『屁眼也是眼。』

        「你是白痴嗎?」阿勇狠狠敲一下我的頭。

 

 

        上課鐘又響了,同學都回到座位坐好,閉上眼睛。

        我不敢再光明正大看她,想偷瞄她又怕她真有第三隻眼。

        我只好環顧四周,但又忍不住想看她,於是頭轉來轉去,有點狼狽。

        她突然笑了,雖然沒發出笑聲,但左臉頰出現了酒窩。

        中獎了,看見她笑已經夠難,要看見她笑到露出酒窩就更難了。

        我的視線不由得被酒窩拉進去,出不來。

 

 

        「班長。」她說。

        『啊?』我瞬間清醒,拉回視線,高喊:『起立!』

        整間教室也醒了過來。

 

 

        她一定知道我在看她,以後恐怕連偷瞄她也不行了。

        但我實在想不透她怎麼知道的?

        『妳都閉上眼睛了,怎麼還看得到?』下課後,我忍不住問她。

        「班長。」她說,「你真的想知道?」

        『嗯。』我用力點頭。

 

 

        「你比出幾根手指頭讓我猜。」她轉身面對我,閉上眼。

        我右手朝她,比了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根指頭。

        「三根。」

        真的假的?我縮回無名指。

        「兩根。」

        太詭異了!再縮回食指。

        「不要只比中指。」

 

 

        『妳可以看到?』我很驚訝,『可是妳眼睛明明閉上了啊!』

        她睜開雙眼,微微一笑,又閉上雙眼。

        「你靠近一點看清楚我的眼睛。」她說。

        我坐在椅子上,她也坐著,我便伸出上半身靠近她,看著她眼睛。

 

 

        「可以再靠近一點。」

        我上半身再往前探。

        「看清楚了嗎?」她問。

        『看清楚什麼?』我很納悶,『妳的眼睛還是閉著。』

        「那你還要更靠近一點。」

 

 

        我上半身再往前探,脖子也伸長,幾乎到了極限。

        如果再往前,我可能就要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而我跟她的距離,也到了極限。

        此時我們兩人臉部的距離,可以用呼吸做為測量的單位。

 

 

        記得上次這麼靠近看女生的臉,已經是幼稚園的時候了。

    那次是因為我跟對方在玩誰的眼睛先眨誰就輸的遊戲。

        而這次,甚至比幼稚園那次還更靠近。

    我的視野範圍內,只有她整張臉,幾乎連毛細孔也能看清。

    我屏住呼吸,深怕呼出的熱氣會燙傷她柔嫩的臉。

 

 

        「看清楚了嗎?」她問。

        『要看什麼?』我一時恍神。

        她似乎臉紅了,身體往後退開一些,睜開眼睛。

        「其實我眼睛並沒有完全閉著。」她閉上雙眼,手指著眼睛下方,

        「是瞇成一條縫。」

 

 

        『原來是這樣喔。』我恍然大悟,『可是我還是看不出來耶。』

        我試著把眼睛瞇成一條縫,可是這樣眼皮會一直抖,睫毛也會跳。

        但她眼睛瞇成一條縫時,眼皮和睫毛完全靜止,像是正熟睡。

        「別試了。」她笑了笑,「你不可以抓我沒專心閉目養神哦。」

        她說完後,緩緩站起身,走出教室。

 

 

        我維持同樣的姿勢,也繼續試著把眼睛瞇成一條縫但眼皮還是會抖。

        「你是白痴嗎?」阿勇狠狠敲一下我的頭,「到底在幹嘛?」

        我瞬間從椅子上摔下來,屁股直接落地。

 

 

    此後在閉目養神時,我右手會伸出幾根指頭朝向她,她會微微一笑,

    然後左手伸出同樣數目的指頭。

    這好像是只屬於我們之間的小遊戲和默契。

    有時我會在紙上寫字,拿給她看,這對她而言就有點難度。

    為了要看清楚字,她的眼皮和睫毛會稍微動一下。

    我彷彿看到童話中沉睡的睡美人終於要甦醒了。

 

 

        對14歲的我而言,情竇依然未開,童話故事早已遠離。

        但有時看著她,會有童話故事裡的主角跳到現實生活中的錯覺。

 

 

    講台語就要罰錢的政策,已經嚴格執行了半年多。

    大家似乎都習慣了要說國語,久了就更習慣。

    每個人自動變成雙聲道,在學校就講國語;離開學校才講台語。

    即使國語推行員無時無刻盡力抓、偷偷抓,應該也幾乎抓不到了。

    導師也不再認為每個禮拜抓不到任何講台語的人是很誇張的事,

    搞不好反而抓到幾個講台語的人他才會覺得怪。

    我似乎已經沒有自願成為她戰果的必要。

 

 

        而毒氣這綽號,也很少聽到了。

        以前每當有人喊她毒氣時,我都會特別留意她的反應。

        但她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她所有緩慢而流暢的動作會停頓一下,

        然後再繼續。

        我知道她聽到的瞬間,心裡一定很難過,但只能偽裝平靜。

        而我也只能悄悄地擔心。

        一直到某次生物課後,我終於可以不再擔心。

 

 

        有些老師令學生害怕,比方我的導師,也是數學老師;

        而有些老師只是讓學生討厭,比方生物老師。

        班上同學都很討厭生物老師,算是有志一同。

        很難解釋生物老師為什麼讓同學討厭,但勉強可用一個故事形容。

 

 

        有個客人走進餐廳,點了一碗湯,服務生端上來了,放在桌上。

        「你喝喝看這碗湯。」客人說。

        「先生。」服務生很納悶,「這是您點的湯,我不能喝。」

        「如果你不喝,就叫你們經理出來。」客人說。

        服務生無奈,只好去叫經理出來。

 

 

        「是不是這碗湯有問題?」經理陪個笑臉,「我幫你換一碗?」

        「湯沒問題。」客人說,「我只是叫你喝。」

        「可是我怎麼能喝您的湯?」

        「你不喝的話,我就找你們老闆。」客人說。

        「這……」經理很為難,只好說:「好吧。」

 

 

        「你喝吧。」客人說。

        「先生。」經理說,「可是沒有湯匙,我要怎麼喝湯呢?」

        「是啊,沒湯匙要怎麼喝湯呢?」客人說。

 

 

        生物老師就像這故事裡的客人,如果要湯匙直接說就好,

        偏偏要拐彎抹角說一大堆,而且還要連累或捉弄服務生和經理。

        班上同學很討厭他這種個性,但只能忍受。

        有次上生物課,生物老師又使出叫服務生喝湯的把戲,

        而且說話時的語氣和嘴臉,充滿著不屑。

 

 

        「要罵就直接罵,兜那麼大的圈子幹嘛?」突然傳出學生的聲音。

        「誰?」生物老師愣了愣,隨即大聲問:「是誰在說話?」

        「本姑娘。」國語推行員抬起頭,背部挺直。

 

 

        全班都嚇呆了,整間教室一片死寂,充滿肅殺之氣。

        在那個年代,在我們那裡,在國中生這時期,老師是神。

        她這種舉動就像古時候臣子上朝時,突然指著皇上罵:你這個昏君!

        我眼角餘光看著她挺直的身體,捏了一把冷汗。

        「課不上了!」生物老師把粉筆狠狠一摔,直接走出教室。

 

 

        這是我第一次沒在下課時喊起立敬禮。

        其實嚴格來說不算「下課」,因為離下課鐘響還有八分鐘,

        而且生物老師的意思應該是課上不下去了,而不是下課。

        在那段等待下課鐘響的八分鐘裡,全班沒一個人說話或走動,

        大家都還是靜靜坐在椅子上,似乎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回復。

        而我一直偷瞄她,她仍是從容自在,背部依舊挺直。

 

 

        下課鐘響了,有幾個女同學走到國語推行員旁邊,稱讚她的勇氣。

        來到她身邊的同學越來越多,她似乎成了英雄人物。

        「妳真的很帶種!」連男同學也說。

        在那十分鐘的下課時間裡,她身邊充滿同學的讚美聲和笑鬧聲。

 

 

        生物老師跑去跟導師告狀,導師上課時說:

        「邱素芬,妳上生物課時的那種行為,非常不禮貌。」

        我又緊張了,瞄了她一眼,但她還是沒反應。

        「不過……」導師微微一笑,「妳說本姑娘時,很酷。」

        導師說完後便笑了起來,全班同學也跟著笑。

 

 

        沒多久「本姑娘」就成了她的綽號,大家都習慣叫她本姑娘。

        她的人緣變得很好,下課時很多女生會來找她聊天、一起去廁所。

        她展露笑容的次數變多了,我也因而沾光常看見她左臉頰上的酒窩。

        雖然不必再擔心她被孤立,也為她變得開朗一些而高興,

        但我卻若有所失,感覺對她而言,我的存在感似乎不見了。

 

 

        只有在上課前短短的閉目養神時間,她才是我熟知的國語推行員。

        雖然她就坐在我右手邊,我們桌子間的距離只有40公分,

        但我對她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距離感,感覺桌子間的地板變成一條河。

        所以我不再光明正大看著她,也不再對她比手指或寫字給她看,

        我只是專心監督全班同學是否確實做到閉目養神。

 

 

        「班長。」她說,「要一起去福利社嗎?」

        『不用了。』我搖搖頭。

        「嗯?」她似乎有點驚訝。

        『因為妳已經不再記我說台語,所以不用再請我吃紅豆冰棒了。』

        她沒回話,緩緩起身,走出教室。

        下節課的閉目養神時間,我感覺桌子間的地板好像變成海了。

 

 

        有次剛上完化學課,她竟然又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福利社?

        『妳太客氣了。』我說,『妳真的不用再請我吃紅豆冰棒。』

        「客氣?」她說,「我只是想請你吃紅豆冰棒而已。」

        『無功不受祿。』我說,『謝謝妳,但我愧不敢當。』

        「是你在客氣吧。」

        『總之妳的好意我心領了。』

 

 

        「班長。」她說,「請你伸出舌頭。」

        『伸出舌頭?』我很納悶。

        「對。舌頭伸出來。」

        我竟然乖乖地伸出舌頭。

        她拿出一小片剛剛化學課實驗用的藍色石蕊試紙,往我舌頭沾一下。

    我嚇了一跳,口中一直呸呸呸,呸個不停。

 

 

    「放心。」她微微一笑,「石蕊試紙沒有毒。」

        『妳在幹嘛?』我用手掌猛擦舌頭。

        「咦?」她看著手中的藍色石蕊試紙,「怎麼沒有變紅色?」

    『為什麼要變紅色?』

    「你講話酸酸的,我想你的口水應該是酸性。所以測試一下。」

    『我……』我很不好意思。

 

 

        上課鐘又響了,全班又進入閉目養神狀態。

        我有些尷尬,不知道該不該轉頭看她?

        偷瞄她一眼,發現她竟然在紙上寫字,寫完後左手拿紙給我看。

        「無功不受祿。」

        我更尷尬了。

 

 

        「愧不敢當。」她馬上又寫第二句拿給我看。

        我應該臉紅了。

        「心領了。」這是她寫的第三句。

        我確定臉紅了,而且發燙。

 

 

        我立刻在紙上寫:對不起,我很小氣。

        右手拿那張紙給她看,她眼皮和睫毛輕輕跳動,然後她笑了。

        左臉頰露出的酒窩很深。

        「班長。」她說。

        『起立!』我立刻醒悟,老師進來了。

 

 

        因為她孤傲、特立獨行、被孤立,所以可以陪伴她的我,

        覺得很有存在感與成就感。

        然而當她身邊開始被其他同學圍繞時,我有一種類似吃醋的感覺,

        甚至覺得自己的存在感不見了。

        整節上課時間,我都在為自己這種小氣的心情懺悔。

 

 

        「班長。」她說,「請問我是否有榮幸請您吃紅豆冰棒?」

        『別虧我了。』我有點不好意思。

        「那您是否肯賞光呢?」

        『一起去福利社吧。』我說,『妳別再虧我了。』

        她說「虧」也是台語,這時的「虧」是挖苦的意思。

        我講了兩次,所以剛剛好可以吃紅豆冰棒。

 

 

        「你怎麼會說出無功不受祿這樣的文言文呢?」她吃著冰棒。

        『可能是我國文好吧。』我也吃著冰棒。

        「你什麼都好。」她說。

 

 

        我愣了愣,不知道該接什麼話?而且臉上好像有點發熱。

        這是認識她以來,聽見她第一次讚美我。

        是單純的讚美吧?

        沒其他意思吧?

 

 

        『這紅豆冰棒……』我吶吶地說,『很好吃。』

        「是呀。」她笑了起來,「確實很好吃。」

        她左臉頰上的酒窩好深好深,這種笑容才是她對我最大的讚美。

 

 

        我又開始在閉目養神時間,對她比手指或寫字給她看。

        她還是我所熟悉的國語推行員,雖然她的周遭已開始圍繞其他同學,

        但只有我,才有比手指或寫字給她看的默契;

        也只有我,才可以吃到她買的紅豆冰棒;

        更只有我,才可以把她的名字當台語講。

 

 

        國二快結束了,即將進入升學壓力很大的國三。

        不知道升上國三是否要重新編班?

        也不知道國三時,我和她是否還能維持這樣的互動?

        我深深地期待,所有的一切還會都是「以不變應萬變」。

 

 

        「班長。」她指著我右邊膝蓋,「你的腳怎麼了?」

        『應該是擦傷吧。』我低頭看了看,『從鹽山上溜滑梯所造成的。』

        國中男生的夏季制服是深藍色短褲,低頭便可看見傷口在右膝外側。

        「從鹽山上溜滑梯?」她似乎很疑惑。

        『且聽我娓娓道來。』我說。

        「你又用文言文了。」她笑了。

 

 

        阿勇的父親是鹽工,家就住在鹽場附近。

        鹽場裡有一座用鹽堆積而成的山,約四層樓高,連綿一百公尺長。

        鹽山表面鋪了一層磚紅色的厚帆布,防止雨水沖刷。

        遠遠望去,很像磚紅色的山脈。

        雖然旁邊立了個告示牌:禁止攀爬,但鹽山的坡度不算陡,

        四周又通常沒人,因此我和阿勇常爬到鹽山上。

        我們會坐在鹽山上聊天,吹著海風,遠眺大海、海港、鹽田、魚塭。

 

 

        兩天前的星期六下午,我們又爬上鹽山吹海風,俯視成長的土地。

        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哨子聲,原來是鹽場的工作人員發現了我們。

        「趕快下來!」他一面猛吹哨子一面大聲喊。

        我和阿勇沒地方逃,情急之下就從鹽山上像溜滑梯一樣溜下來。

        短褲一路摩擦磚紅色帆布,都磨破了,腳可能也在那時受傷。

        『還好順利逃走。』我笑了笑。

 

 

        「你沒敷藥嗎?」她聽完後,問。

        『沒有。』我搖搖頭,『這種擦傷幾天後就會自然好。』

        我看了一下傷口,呈現剛結痂的暗紅色,傷口四周也稍微紅腫。

        「傷口會發炎吧?」她說,「還是要擦藥。」

        『喔。』我簡單應了一聲。

 

 

        隔天,她又指著我右膝問:「有擦藥嗎?」

        我搖搖頭,看了看傷口,紅腫依舊。

        「為什麼都不擦藥呢?」她問。

        『這……』我有點不好意思,『我覺得應該不用吧。』

        她看了我一眼,沒再說話。

 

 

        第三天,我看見她帶了一白一紅兩小瓶東西,還有棉花棒、紗布。

        「班長。」她說,「右腳伸出來。」

        『不用啦。』我搖搖手,『這種小傷……』

        「你還要說文言文嗎?」她瞪了我一眼。

        很久沒看見黑鮪魚了,我只好乖乖伸出右腳。

 

 

        她在我們桌子間的空地蹲了下來,先仔細看一下傷口。

        右手往上,從她桌上拿了一支棉花棒和白色小瓶雙氧水。

        用棉花棒沾濕雙氧水後,輕輕擦拭傷口。我感覺有些刺痛。

        她再拿另一支棉花棒擦乾傷口,嘴也朝傷口輕輕吹氣。

        然後從她桌上拿了第三支棉花棒和紅色小瓶紅藥水,

        用棉花棒沾濕紅藥水後,輕輕塗在傷口和傷口周圍。

        最後用紗布蓋住傷口,用膠帶貼住紗布。

        所有的動作,依然是那麼的緩慢而流暢。

 

 

        「好了。」她蹲在地上,仰頭看著我,微微一笑。

        我卻無法回應任何言語或表情。

        那瞬間,我打從心底相信,傷口一定會馬上好。

        而且不管再重的傷,都會好。

        即使是心受傷了,在她細心治療下,應該也會痊癒吧。

 

 

        國二要結束了,我突然又開始驗算。

        國語推行員是全班最可愛的女生?是全年級最可愛的女生?

    都不對。

 

 

    國語推行員是全校最可愛的女生。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