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國三並沒有重新編班,原班人馬直接升國三。

        我的願望實現了,我深深感謝老天。

 

 

        編排座位時,又是依身高高矮排成一列。

        我已經比國語推行員高一點了,她排在我往前算起第七個。

        排我前面的,是副班長蔡玉卿;而阿勇已經高了我快半個頭。

        結果國語推行員的座位剛好在我前面,我右手邊變成蔡玉卿。

        阿勇則坐在教室最後面了。

 

 

        幹部要重新改選,選班長時,導師終於不再親自提名了。

        我鬆了一口氣,我可不想到了國三還是要每節課高喊起立敬禮。

        「我提名豬腸!」阿勇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好。」導師在黑板寫下:蔡志常。

        我轉過頭瞪著阿勇,握緊拳頭,很想衝出去扁他。

 

 

        沒想到只有我被提名,變成同額競選。

        「那班長還是蔡志常。」導師笑了笑,「連續三年都當班長,應該是

     老天的安排。」

        是命運的捉弄才對吧。真的有夠雖小。

 

 

        副班長就不是蔡玉卿了,她連被提名都沒。

        是一個姓項的女同學選上副班長。因為她姓項,所以綽號是大象。

        該怎麼形容她呢?這有點……

    我算是善良的人,總試著不說出傷人的話,但真的詞窮了。

    我用比喻好了。

    有的人像大象的體積一樣占據你腦海,而有的人只是體積像大象。

    國語推行員是前者,項副班長是後者。

 

 

        邱素芬被提名國語推行員,提名的同學說:「我提名本姑娘!」

        也是只有她被提名,因此她也連續三年都當國語推行員。

        不知道她心裡有何感想?但我想她應該沒差。

        畢竟大家都已習慣在學校講國語,她應該知道她的存在感會像闌尾。

 

 

        我已經不能像之前用眼角餘光就可以看她,取而代之的,

        是看著她挺直的背影。

        那時國中生有髮禁,女生的頭髮長度幾乎是切齊耳根。

        我的視線最常停留在她髮梢與衣領之間的後頸。

        與烏黑的頭髮相比,她的後頸顯得白皙,稀疏分佈著新生的細髮,

        像修剪過後的草坪散發出一陣芬芳。

 

 

    這是以前我從沒有過的欣賞角度。

        有時我會情不自禁深深吸一口氣,就會有聞到一陣芬芳的錯覺。

        然後我的心情也會得到平靜。

 

 

        國三上學期不再推行閉目養神運動,改推行「有禮貌」運動。

        意思是要學生在談話中盡量加上:請、謝謝、對不起。

        比方:

        『阿勇。請問你要跟我一起去尿尿嗎?』

        「我沒尿,不想去。對不起。」

        『不然請你看著我尿就好。』

        「不用了,謝謝。你自己去就好。」

 

 

        這運動才推行兩天,大家都快變得不會說話了。

        還好沒要我監督這運動的執行,不然我可能會瘋掉。

        沒多久大家就漸漸回復正常,不理會這運動。

        『阿勇。一起去尿尿啦!』

        「我沒尿,不去。」

        『那你可以看著我尿就好。』

        「你是白痴嗎?」阿勇敲一下我的頭,「你自己去尿啦!」

 

 

        沒有閉目養神,我完全失去可以光明正大看著她的機會。

        雖然有背影,雖然後頸散發芬芳,但我很懷念她虔誠的側面,

        還有跟她互比手指或寫字給她看的默契。

 

 

        我跟她依然只相距40公分,她只不過是從我右邊移到前面。

        但以前曾有的互動幾乎都已消失,我甚至沒機會跟她交談了。

        上課時她總是挺直背部聽課或抄筆記,完全不會轉過頭來。

        即使從前面傳東西過來(比方發考卷),她也只是身體略旋轉,

        伸長左手遞給我。

        下課時她也不會轉頭,通常還是端坐在座位,看著書本或筆記。

        只有偶爾她要走出教室時,會經過我旁邊,但眼神沒跟我交會。

 

 

        或許是國三的課業壓力太大,因此她無時無刻都很專注於課業。

        但我望著40公分前的背影,覺得這40公分的距離像40公里。

        而近看她眼睛瞇成一條縫時的情景,彷彿已經是上輩子的事。

 

 

        國三的課業確實比以前沉重,而且很多術科也不上了。

        比方音樂課上國文,音樂老師就是國文老師;

        體育課上物理,體育老師就是物理老師;

        美術課上英文,美術老師就是英文老師。

        這情形在當時的台灣很普遍,但教育局當然不允許。

 

 

        有次教育局的督學在未告知學校的情況下,來學校突擊檢查。

        督學經過教室時,我們正在上國文課,但其實理論上是音樂課。

        國文老師正在講解張繼的〈楓橋夜泊〉,瞥見窗外經過一群人,

        她立即改口:「這節是音樂課,老師教大家吟唱唐詩。」

        同學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老師是不是吃錯藥?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國文老師吟唱了起來,這調子我很熟,是歌仔戲的曲調。

        「來,同學們。」國文老師說,「大家一起吟唱。」

        但同學們都嚇傻了,以為老師瘋了,根本沒反應。

 

 

        「班長,你先唱。」國文老師情急之下,說:「為我們拋磚引玉。」

        拋什麼磚?搞不好玉沒引出來,卻先砸死人。

        我緩緩站起來,定了定心神,清了清喉嚨,開口吟唱:

        『月落烏啼霜滿天……』

        我整首詩吟唱完,窗外那群人就走了。

 

 

        「班長你吟唱得很好。」國文老師笑了,「你的反應很快。」

        妳的反應才快吧,馬上能從國文課變音樂課。

        老師要全班為我鼓掌,在一片掌聲中,國語推行員竟然轉過頭來,

        對著我微笑。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回頭,我差點熱淚盈眶。

 

 

        下課時,國語推行員又轉過頭來,我們四目相交。

        「班長。」她說,「一起去福利社吧。」

        『好。』

        這是升上國三後,我們第一次去福利社。

 

 

        『妳不能再請我吃紅豆冰棒。』我說,『我該自己付錢。』

        「好。」她說,「不過你還是要講兩句台語。」

        『為什麼?』

        「這樣你才不會覺得浪費了兩塊錢買冰棒,反而會覺得本來要被罰

     兩塊錢,卻賺到一根冰棒。」

        『這樣想也行。』我笑了笑。

        「那以後就這樣了。」她也微微一笑。

 

 

        『好。』我說,『素芬。』

        「嗯?」她愣了愣。

        『素芬。』我又說。

        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沒有接話。

 

 

        『兩句了。』

        「嗯。」她點點頭。

        可能是升上國三後我還沒叫過素芬,她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吧。

        而我叫的「素芬」,發音依然像素葷——吸菸的台語。

 

 

        「你怎麼會吟唱那首唐詩呢?」她吃著冰棒,問。

        『老師唱的其實是歌仔戲的調子。』我也吃著冰棒,『我常陪奶奶

     看歌仔戲,所以算熟。』

        「原來如此。」她說,「你唱得很好聽,而且有一種滄桑的味道。」

        『滄桑?』我很納悶,『我才十幾歲耶,會嗎?』

        「嗯。」她點點頭,問:「你可以再唱一遍給我聽嗎?」

 

 

        『現在?』

        「嗯。」她點點頭。

        『這裡?』

        「嗯。」她又點點頭。

        我清了清喉嚨,又吟唱了一遍〈楓橋夜泊〉。

 

 

        「很好聽。」她拍拍手,「老師說這首詩有離鄉後思念故鄉的情感,

     將來離開這裡後,如果聽到你吟唱這首詩,一定很有感觸。」

        『或許吧。』我說,『不過說這些還早。』

        「還早?」她睜大眼睛,「我們明年就會離家了。」

        『啊?』我嚇了一跳。

 

 

        國中畢業後如果要升學,一定得離家,因為鎮裡最高只有國中;

        如果要就業,通常也是要離家到都市找工作。

        無論是繼續升學或就業,恐怕都得離開家。

        在跟她的談話中,我第一次意識到即將離開故鄉。

        我會繼續升學,考高中;她應該也是。

        但最後到底考上哪座城市的哪所高中,我和她都沒有把握。

 

 

        「將來離家後,如果我們有機會碰面,你還要唱這首詩給我聽。」

        『好。』我點點頭,『那時妳聽到後應該會掉淚。』

        「我才不會。」

        『不然來打賭,如果我輸了,就隨便妳。如果妳輸了的話,就……』

        「就怎樣?」

        『嗯……』我想了一下,『妳就說:我很尊敬你。』

        「好。」她笑了,露出左臉頰的酒窩。

        這是升上國三後,我第一次看見她的酒窩,我又差點熱淚盈眶。

 

 

        我和她的距離,又回到單純的40公分。

        雖說我還是只能看著她背影、欣賞她後頸,但她已經偶爾會回頭了。

        只要她一回頭,我們會交換微笑。

        偶爾也會一起去吃紅豆冰棒,當然我得講兩句台語。

        我總是只講:素芬、素芬。

 

 

        當她下課時咬著筆看數學考卷時,我會走上前去表明想幫忙。

        她會鬆開咬住的筆,用筆尖輕輕點著考卷中某道題目。

        然後我會跟她借張紙,慢慢算給她看,邊算邊說明。

        她一直有咬筆的習慣,而且越認真思考,咬的力道越強。

        我總是由她咬筆的力道大小來判斷那張數學考卷對她來說有多難。

        如果題目非常難,她咬著筆的樣子像是咬牙切齒。

 

 

        明年就要考高中聯考了,我相信對她而言,最困擾的就是數學。

        她漸漸養成了放學後還要待在教室裡15分鐘複習數學的習慣。

        雖然我可以陪她那15分鐘,但我不能這麼做。

        因為一旦讓她覺得我刻意留下來,那麼她一定放學後馬上就走。

        所以放學後我只能偶爾找個藉口,或藉故拖延一下,

        然後假裝不經意地晃到她旁邊,問她:我可以幫忙嗎?

        這種頻率要拿捏得恰到好處,大概三天一次。

        而且每次只待5分鐘,不能待滿15分鐘。

 

 

        「你快回家吧。」差不多5分鐘時,她會說。

        『好。』我會立刻背上書包。

        「再見。」她說。

        我走到教室門口,才會聽見隱約傳來一句:謝謝。

 

 

        國三的課業壓力越來越重,這點從下課時間教室裡的氣氛就可得知。

        國二以前,只要一下課,教室裡就鬧烘烘的;

        而國三下課時的教室算安靜,因為很多人會利用下課時間看書。

        除了上廁所或跟阿勇閒聊外,我下課時通常也是坐在座位上看書。

        阿勇常在下課時晃到我旁邊,我猜他可能只是想近距離看著蔡玉卿。

 

 

        「豬腸。」蔡玉卿說,「你可以教我這題嗎?」

        我吃了一驚。

        雖然蔡玉卿就坐我右手邊,但我跟她幾乎沒互動,也很少交談。

        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開口要我教她數學。

 

 

        『好。』我無法抗拒她那種天然嗲的聲音,便起身到她桌子旁。

        「椅子給你坐。」她竟然站起來,讓出座位。

        『這……』我愣住了。

        我教國語推行員時,她一直是坐著,而我總是站著彎身。

        如今蔡玉卿要我坐她的椅子,我有點不知所措。

        而且蔡玉卿是雲,雲應該是看得到摸不到,怎麼可以坐她的椅子呢?

 

 

        「叫你坐,你就坐。」又晃到我旁邊的阿勇說。

        『啊!』我急中生智,『這題阿勇一定會。』

        蔡玉卿看了一眼阿勇,阿勇迅速臉紅,飛也似的跑出教室。

        「豬腸。」蔡玉卿好像也臉紅了,「請你坐。」

        每次聽到她的聲音總是讓我全身酥軟,這次腿完全軟了,

        只好坐在她的椅子上。

 

 

        她的椅子和我的椅子都是木頭做的,但總覺得她的椅子特別軟。

        我有種正坐在軟綿綿枕頭上的錯覺。

        坐在雲裡,就像這樣嗎?

        蔡玉卿畢竟是很可愛的女孩,當她白裡透紅的臉湊過來看我計算時,

        我全身像是被化骨綿掌的掌風籠罩,連骨頭都軟了。

        題目雖然簡單,但我手軟了甚至還會抖,好不容易才千辛萬苦解完。

 

 

        「豬腸。」蔡玉卿微微一笑,「謝謝你。」

        『不客氣。』我想起身,但腿有點軟。

        「這題我想了很久,都想不出來。」

        『喔。』腿還是軟的。

        「你好厲害。」

        『哪裡。』我手撐著腿,想用力站起來。

        「你真的好厲害。」

        『…………』妳不要再說了,我快站不起來了。

 

 

        終於掙扎著回到座位,屁股又坐回石頭般的椅子,我才回復正常。

        蔡玉卿的聲音真的太嗲了,跟她相比,項副班長的聲音就是對照組。

        記得有次我感冒喉嚨沙啞,大象代替我喊起立敬禮。

        大象高喊起立時的聲音很淒厲,而且尾音還會分岔,

        全班同學幾乎是嚇得彈起身。

 

 

        國語推行員突然回頭瞪我一眼,我嚇了一跳。

        雖說受到驚嚇,但很久沒看到黑鮪魚了,倒是很懷念。

        「班長。」她原本低沉的聲音,壓得更低。

        『嗯?』

        「班長。」她眼睛瞪得更大,越來越像黑鮪魚。

        我正納悶時,瞥見老師已經站在講台中央了,趕緊高喊:『起立!』

 

 

        下課後,我走到她身旁,說:『謝謝妳提醒我。』

        「對不起。」她緩緩站起身,「請讓一讓。」

        我趕緊往旁站開一步。

        「謝謝。」她轉身走出座位,經過我身旁。

        我愣了愣,她的語氣和動作顯得客套而生疏。

        而且請、謝謝、對不起都說了,是響應「有禮貌」運動嗎?

 

 

        放學時,我先跟阿勇閒扯兩句後,再晃到她旁邊。

        『我可以幫忙嗎?』我問。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還是自己解決吧。對不起。請你別見怪。」

        她這段話裡,竟然同時說了請、謝謝、對不起。

        真的只是在響應「有禮貌」運動嗎?

 

 

        『請給我一個機會吧。』我說。

        「請你不要這麼客氣。」

        『對不起,我只要三分鐘。』

        「我沒有三分鐘,對不起。」

        『那一分鐘就好。謝謝妳。』

        「謝謝你,但真的不用了。」

 

 

        我愣在當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是白痴嗎?」阿勇走過來敲一下我的頭,「回家了!」

        阿勇拉著我離開教室後,我越想越覺得怪,便打發阿勇先走,

        趕緊又跑回教室,走到她座位旁。

        她正試著求解考卷中的某道選擇題。

 

 

        『這題很簡單。』我說,『我算給妳看?』

        「那麼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會的我,一定很笨。」她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搔著頭,說錯話了。

        「我要回家了。」

        她迅速把書本和考卷收進書包後,突然站起身,碰到桌角。

        這完全不像她平常緩慢而流暢的動作。

 

 

        『這麼快?』我說,『妳不是都要待15分鐘後才走?』

        「你怎麼知道我都待15分鐘?」她把書包上肩,走向教室門口。

        『因為……』我吞吞吐吐,『我都躲起來看妳什麼時候才回家。』

        她停下腳步,轉頭看了我一眼,好像想開口說什麼,但終究沒說。

        然後又轉回頭,挺直背部,繼續往前走。

        我跟了上去,跟她並肩走著。

 

 

        「你不趕快回家,跟著我幹嘛?」她沒停下腳步,視線始終向前。

        『我還有時間,不急。』我始終跟她並肩走著。

        「如果還有時間,為什麼不去教蔡玉卿?」

        『她回家了吧,怎麼教?』我很納悶。

        「如果她也留在教室呢?」

        『那很好啊,這樣妳就有伴了。』我說,『不用一個人待在教室。』

        她突然停下腳步,我也緊急煞車。

 

 

        我們停頓了幾秒,她沒開口,我也保持沉默。

        這樣的氣氛很怪,不如利用這個空檔算給她看?

        我急忙從書包拿出紙和筆,左手掌小心翼翼捧著紙,

        右手拿著筆在紙上演算那道題,邊算邊說明。

        『這樣明白了嗎?』算完後,我說。

        「我沒在聽。」

        『啊?』

 

 

        她又開始往前走,我拿著紙筆繼續跟上。

        雖然她的視線始終向前,但我還是一面走一面講解。

        右手的筆在紙上比來比去,腳步有些凌亂。

        她又突然停下腳步,我也馬上停下。

 

 

        『是不是哪裡聽不懂?』我問。

        「你前面是水溝。」她說。

        『好險。』我低頭看一眼,我正站在水溝前,『那妳懂了嗎?』

        「我還是沒在聽。」

        『這……』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你是躲在哪裡偷看我回家了沒?」她問。

        『妳離開教室後會往走廊左邊走,我躲在走廊右邊盡頭的樓梯口。』

        我很不好意思,『妳走路時不會回頭,所以不會發現我。』

        「原來如此。」她說。

        我有些侷促不安,既然她已經知道放學後我會看她何時離開,

        那麼她還會留在教室裡15分鐘嗎?

 

 

        「你怎麼不說話了?」她說。

        『要說什麼?』

        「如果你不要教我,跟著我走這麼遠幹嘛?」

        『我一直在……』瞥見她瞪了我一眼,我便住口。

        「你到底要不要教?」

        『喔。』我精神一振,『好。』

        我重新講解那道題,她也終於轉過頭看著我在紙上演算的過程。

 

 

        『懂了嗎?』我問。

        「嗯。」她點點頭。

        『這張紙給妳做參考。』我把紙遞給她。

        「再見。」她接下那張紙,繼續往前走幾步,再輕聲說:「謝謝。」

        我一聽到她說謝謝,如釋重負,差點往前踏進水溝裡。

 

 

        隔天放學時就尷尬了,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再留在教室裡?

        我收拾書包時,她還端坐著;書包收拾好了,上肩了,她依然端坐。

        我鬆了一口氣,她應該沒有改變放學後還會多留15分鐘的習慣。

        昨天我有留下來,所以今天不能留下來5分鐘,得馬上離開教室。

        而且我也不能再躲在樓梯口看她是否仍維持15分鐘後回家的習慣。

 

 

        「班長。」她說。

        『怎麼了?』我嚇了一跳,停下腳步。

        「以後不要再躲在樓梯口了。」她說,「我一定15分鐘後回家。」

        『好。』我應該臉紅了,『我不會再躲在樓梯口了。』

        「再見。」她說。

 

 

        走出教室,心裡覺得很不踏實。

        我發現其實我不是在乎她到底會留在教室裡多久?什麼時候回家?

        我好像只是不想讓她一個人留在教室裡。

        想通了這點後,我硬著頭皮轉身走回教室。

 

 

        『還是讓我幫妳吧。』我走到她左手邊。

        她慢慢鬆開咬住的筆,把筆放桌上,然後緩緩站起身,往右跨一步。

        「你坐。」她說。

        『啊?』我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班長。」她又說,「請你坐。」

        『這……』我還是呆站著。

 

 

        「蔡玉卿叫你坐,你就坐。」她說,「你是嫌我的椅子不好嗎?」

        『沒這回事。』我趕緊一屁股坐下。

        我看著桌上那張考卷,她在我右手邊站著,我很不習慣。

        而且我有她的椅子比石頭還硬的錯覺。

 

 

        『哪一題?』我問。

        她用手指,指著考卷中某道選擇題,我立刻在紙上邊算邊說明。

        『這樣懂了嗎?』

        她搖搖頭。當我準備再說明一次時,她說:

        「你一定比較喜歡教蔡玉卿,因為她應該馬上就能聽懂。」

 

 

        『哪有什麼喜不喜歡?她開口要我幫忙,我當然就教她。』我說。

        「那她如果沒開口呢?」

        『她沒開口,我幹嘛去教?』

        「可是我也沒開口,你還是來教我。」

        『妳不一樣。』

        她沒接話,我也沒再多說,原本安靜的教室更安靜了。

        只有窗外隱約傳來樹上的鳥叫聲。

 

 

        我坐著臉微微朝右上,而她站著彎身把臉湊近。

        我們之間的距離不再是40公分,至少縮短了一半,只剩20公分。

        而且她彎身靠近我時,背部不再是挺直,而是有弧度。

        沒想到在這樣的狀況下,我終於可以看到背部不再挺直的她。

 

 

        『我再算一遍。』我打破沉默,『妳慢慢看。』

        「嗯。」她點點頭。

        我放慢速度,重新算一遍,也盡量多做說明。

        『這樣懂了嗎?』我問。

        「嗯。」她笑了。

        只要她一笑,我都有這世界也跟著笑的錯覺。

 

 

        『還有哪題?』我問。

        「依我的數學程度,你覺得還有哪題?」她反問。

        『應該是還有……』我看著考卷,不方便往下說。

        「沒錯。」她微微一笑,「應該大部分都有問題。」

        雖然知道不該跟著笑,但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我不自覺地笑了。

 

 

        我們都笑得很開心,她左臉頰的酒窩又露出來了,很深很可愛。

        寂靜的教室裡,充滿著我們的笑聲,甚至還有回音。

        窗外的鳥叫聲也聽不到了,這世界只剩下我們兩人的笑聲。

 

 

        「以後放學了,你還是要這樣嗎?」停止笑聲後,她問。

        『怎樣?』

        「每三天教我5分鐘。」她說,「然後躲起來看我什麼時候離開。」

        『應該……』我吞吞吐吐,『會吧。』

        「你剛剛不是說不會再躲在樓梯口了?」

        『那是……』我很不好意思,『那是我說謊。』

    她愣了愣。

 

 

    「說謊?」她說,「我剛剛真的以為你以後不會再躲在樓梯口了。」

    『抱歉。』我搔搔頭,『應該還是會。』

        「為什麼?」

        『總覺得不能讓妳一個人留在教室裡。』

        她沒再說話,似乎在想事情。

 

 

        「那我以後只留在教室裡10分鐘。」她說。

        『為什麼?』

        「讓你早點回家。」

        『喔。』我想了一下,說:『那我可不可以教妳10分鐘?』

        「看你。」她說,「如果你喜歡躲著就躲著。」

        『躲著太無聊了。』

 

 

        「教我就不會無聊嗎?」她說。

        『當然不會。』我說,『而且我也可以順便複習數學。』

        「順便複習數學這句,應該還是說謊吧?」

        『對。』我尷尬地笑了。

        她倒是很自然地笑了,嘴角拉出的弧線很可愛。

 

 

        從此放學後,我便光明正大留下來教她10分鐘數學。

        我喜歡在那10分鐘裡,我和她只有20公分的距離;

        也喜歡背部終於有弧度而不再挺直的她;

        更喜歡那充滿整間教室的笑聲。

 

 

        國三上學期快結束了,雖然升學壓力越來越大,

        但在那短暫的10分鐘裡,我卻可以忘掉一切壓力。

        如果國三下學期,我還能繼續擁有這10分鐘,那該有多好。

 

 

        學期終於要結束了,考完期末考就放寒假。

        期末考要考兩天,第二天下午兩點考完最後一科。

        一群同學相約要去海邊玩,大象、蔡玉卿也要去。

        出乎我意料的是,國語推行員竟然也要跟著去。

        我和阿勇帶路,因為海邊算是我們的地盤。

 

 

        我們一群同學騎著腳踏車,一路騎到海堤邊。

        把腳踏車停好後,翻過海堤走進沙灘。

        沙灘是黑漫漫的,因為沙子不是白色的貝殼沙而是黑色的海沙泥。

        貝殼沙沾在身上,用手一撥就掉了;而海沙泥得用水才沖得掉。

        故鄉不是觀光勝地,海沙泥也不受歡迎,因此沙灘通常沒什麼人煙;

        加上又是冬天,沙灘上只有我們這群人。

 

 

        我們在沙灘上追逐嬉戲,偶爾還玩123木頭人、蘿蔔蹲之類的遊戲。

        阿勇發現蔡玉卿喜歡在沙灘挖小螃蟹,便帶我們走到更偏遠的沙灘。

        「這裡的沙灘有更多小螃蟹,還有竹蟶等貝類喔。」阿勇很得意。

        我當然早就知道,也知道阿勇是刻意說給蔡玉卿聽的。

        這裡的沙灘更安靜,靜到只能聽見海浪的聲音。

        以前我和阿勇常來這裡躺在沙灘上聽海浪聲。

 

 

        大家又在這沙灘追逐嬉戲時,我突然腳底一陣劇痛。

        我低頭一看,右腳掌踩到玻璃碎片,鮮血正源源不絕地流出來。

        所有人都慌了,女同學把衛生紙和手帕都用上了,還是止不住血。

        我瞥見國語推行員的眼神,從未見過她那種眼神。

 

 

        「我背你跑到停腳踏車的地方,再騎車到蔡外科診所。」阿勇說。

        鎮裡只有一間外科診所,醫生理所當然也姓蔡。

        『離停放腳踏車的地方,還有兩公里,又是沙灘,你跑不到的。』

        「我可以!」阿勇蹲下身,「豬腸,快上來!」

 

 

        阿勇背著我拼命奔跑,每跑一步,腳掌便深陷黑色海沙泥中。

        他的腳掌和腳踝沾滿海沙泥,已經變全黑。

        而我感覺腳下的紅色鮮血正一點一滴,滴在黑色沙灘上。

 

 

        『阿勇。』我說,『辛苦你了,對不起。』

        「是我不好。」阿勇說,「我不該帶大家走那麼遠。」

        『跟你無關。是我自己不小心。』

        「是我為了讓蔡玉卿挖螃蟹,才走那麼遠。」他的腳步似乎變慢了。

        『你是不是很喜歡蔡玉卿?』我問。

        「對!」

 

 

        『你怎麼這麼誠實?』我笑了。

        「我本來就不會說謊。」

        『那我長得帥嗎?』

        「你一點都不帥。」阿勇喘著氣,「連我都長得比你好看。」

        『說一下謊會死喔。』

        「豬腸。」他的聲音有些抖,「不要說死這個字。」

 

 

        雖然是冬天,但阿勇背著我在沙灘上吃力地跑,已經汗流浹背。

        我看到他髮根滲出的汗水,也聽見他氣喘吁吁。

        他的腳步踉蹌,彷彿隨時會倒下。

 

 

        『放我下來吧。』我說,『你跑不到的。』

        「我一定可以!」阿勇大叫一聲,突然加快腳步。

        『阿勇,謝謝你。』我說,『對不起……』

        「豬腸。」阿勇哽咽了,「你再忍一下,快到了,快到了。」

 

 

        腳底的劇痛讓我的意識有些模糊。

        模模糊糊間,我卻清晰看見國語推行員的眼神。

        她眼睛雖然睜得很大,卻完全不像黑鮪魚。

        那種眼神中除了驚懼外,還有很深很深的擔心。

 

 

        「豬腸。你再忍一下,快到了,快到了……」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