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阿勇真的一路跑到停腳踏車的地方。

        然後扶著我坐上腳踏車後座,他再跨上腳踏車。

        一路奔馳三公里直到蔡外科診所。

 

 

        我的右腳掌踩到啤酒瓶的玻璃碎片,刺得很深。

        醫生清洗傷口,敷上藥,縫了好幾針。

        也打了破傷風疫苗。

        我的右腳包了一個禮拜紗布,走路得一跛一跛的。

        還好已經放寒假了,不然騎腳踏車上學時恐怕只能用左腳施力。

 

 

        寒假其實也只放一個禮拜,因為還是得去學校上輔導課。

        「你的右腳好了嗎?」國語推行員一看到我,便問。

        『嗯。』我點點頭,『已經可以騎腳踏車了。』

        「那就好。」她似乎鬆了一口氣,微微一笑。

 

 

        國三下學期開學了,一切都照舊,只有升學壓力攀上最高峰。

        離高中聯考只剩幾個月,這學期除了要上新的課程外,

        還要複習過去五個學期的課程。

        每個老師每天似乎都在趕課、趕課、趕課。

 

 

        以前最不喜歡上的課是英文課,現在則是什麼課都不喜歡。

        不過上英文課時會有驚喜,因為老師常叫國語推行員朗讀英文句子。

        她低沉的聲音朗讀英文時很好聽,我常聽到入迷。

        如果有種幹部叫英語推行員,她應該很勝任。

        雖然不喜歡英文課,但能聽到她朗讀英文有時覺得是種幸福。

 

 

        『為什麼妳英文那麼好?』我終於忍不住問她。

        「因為英文很重要。」她說,「連外星人都講英文。」

        『外星人講英文?』

        「電影裡外星人都是講英文呀。」她微微一笑,「所以英文要學好,

     將來有天碰到外星人時,便可說:Welcome to the Earth。」

        她說完後便笑開了,左臉頰露出酒窩。

        我專注看著她的酒窩,也跟著笑。

 

 

        「其實我很嚮往國外的生活。」她停止笑聲後,說:「所以我想提升

     自己的英文能力,便常常買書和錄音帶,自己練習英文。」

        『難怪妳英文那麼好。』

        「那你會不會想問:為什麼我數學那麼糟?」

        『不會、不會。』我拼命搖搖手,『絕對不會。』

        她看見我緊張的樣子,又笑了,露出的酒窩依舊很深。

 

 

        我總試圖在沉重繁忙的課業壓力下尋找一個出口,

    而那出口或許是她的酒窩。

 

 

        每天放學後,我還是會陪著她留在教室裡10分鐘,幫她複習數學。

        在那10分鐘裡,我總是可以忘掉一切壓力,因為她只離我20公分。

        偶爾她會微笑,甚至露出左臉頰上的酒窩;

        偶爾整間教室會充滿我們的笑聲。

        而那10分鐘過後,我會有她的數學成績已經因此而提高的錯覺。

        如果可以提高一點她的數學成績,即使每天兩小時我也很樂意。

 

 

        「每天耽誤你10分鐘。」她說,「你這樣幫我,我很過意不去。」

        『不要這麼說。』我說,『我也需要利用這10分鐘複習數學,所以

     其實是妳幫我,我反而應該感謝妳才對。』

        「你真的……」她看了我一眼後,笑著說:「很擅長說謊。」

        『大概是吧。』我也笑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幫我呢?」她問。

        『我可以……』我猶豫一下,『說謊嗎?』

    「可以。」

    『因為我也想好好複習數學。』

        她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沒再追問。

 

 

    「你數學那麼好,考上理想的高中應該沒問題。」她說。

    『妳英文那麼好,一定也可以考上理想的高中。』

    「我不考高中了。」她說,「我想考高職。」

    『啊?』我大吃一驚,『妳原本不是要考高中嗎?』

    「是呀。」她淡淡地說。

 

 

    『那為什麼突然改變心意,不考高中而考高職呢?』我問。

    「高職不好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有些慌張地搖搖手,『只是很驚訝。』

        「我決定改考高職,只是個無聊的理由而已。」

        『喔。』

        我不再追問她不考高中的原因,她也沒再多說。

 

 

        有次上英文課,老師要她朗讀泰戈爾的詩句。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或許是她朗讀時的聲音非常動聽,這句子深深打入我心坎。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國中三年的生活原本很蒼白,但因為有她,染上一些色彩。

    或許不算絢爛的夏花,但起碼有些繽紛。

    而國中畢業後呢?只能像秋葉嗎?

 

 

        我在課堂中恍神,心思飄到九霄雲外。

        進入國中最後一個學期,我一直被龐大的升學壓力壓得喘不過氣。

        卻忘了這也是我和她相處的最後一段時間。

        不知怎的,我竟然覺得要與她離別遠比升學壓力來得心慌。

 

 

        在我陷入即將與她離別的心慌情緒中時,班上發生了一件大事。

        有個叫蔡宏銘的男同學寫情書給隔壁班的女生告白,而且還成功了。

        在那個年代,在我們那裡,在國中生這年紀,

        國中生談戀愛或許談不上驚世駭俗,但絕對是前衛且非常大膽。

        尤其蔡宏銘又很得意的到處說,他的神情倒不像是炫耀,

        似乎只是在分享喜悅。

        照理說,這不是應該要好好隱藏的秘密嗎?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也驚動了老師。

        聯考前夕談戀愛幾乎是大逆不道的事,蔡宏銘不斷被老師們勸說。

        但他完全不在乎,還是常常跟班上同學訴說他們之間的互動和點滴。

        我從他的眼神,看到了堅決、確定和勇氣。

        他應該是真的很喜歡那女孩,也認定以後就是她了吧。

 

 

        這讓我思考我和國語推行員之間的關係。

        我不確定是否「喜歡」她,只知道我習慣她的存在、喜歡她的存在。

        可能情竇還未開,也可能還不確定自己的感覺是否就叫喜歡,

        所以從沒多想,只知道看見她緩慢而流暢的動作心情就很平靜;

        看見她左臉頰的酒窩時所有壓力就煙消雲散,只剩喜悅。

        但即使我情竇已開,也確定喜歡她,但害羞內向的我,

        應該也不敢跟她說吧。

 

 

        我看著坐在我前面的她,她的背影依舊挺直。

        以往總是喜歡這樣注視她,更喜歡她後頸散發出的芬芳。

        但現在好像多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那種異樣加速了心跳。

        「班長。」她突然轉頭看著我。

        『啊?』我嚇了一跳,但看見老師走進來了,趕緊高喊:『起立!』

 

 

        「你剛剛上課前為什麼一直看著我背後?」下課後她問。

        『我……』我臉頰微微發熱,答不上來。

        「是不是你在我背後貼紙條?」

        『沒有。』

        國中生常有在背後偷偷貼紙條的惡作劇,或許她以為我在惡作劇。

 

 

        「真的沒有?」她又問。

        『真的沒有。』

        「嗯。」她說,「一起去吃冰棒吧。」

        『好。』我說,『素芬。』

        「一句。」

        『素芬。』

        「一句。」她笑了,「你已經講兩句台語,可以吃冰棒了。」

 

 

        對我而言,她是一種特別的存在,彷彿是為我量身定制的產品。

        她的背後不會貼紙條,如果有,應該是標籤,標示著製造商。

        我猜她是天堂製造的,她背部的標籤應該是印上:

        Made in heaven,Angel No. 1。

 

 

        離畢業只剩一個多月,班上同學約好星期天去焢窯。

        大約30幾個同學一起去,在一座小山丘的樹林間。

        同學分成六組,我、阿勇、國語推行員在同一組。

        我們用土塊堆出像圓錐形小塔的窯,從窯口放入柴火讓它燒。

    等土窯燒紅了,挖出柴火餘燼,再將玉米、番薯和一隻雞放進窯裡。

    最後把土窯搗毀夯實,掩蓋食物,等食物悶熟後就可以挖出來吃。

    大概還要一個多小時才會熟。

 

 

        從堆窯開始,國語推行員就處處表現出好奇,而且興致盎然。

        『妳是第一次焢窯?』我問。

        「嗯。」她點點頭,然後笑了。

        我很驚訝,因為對鄉下小孩來說,焢窯應該是件稀鬆平常的事。

        不過既然她是第一次焢窯,我便特別賣力解說,她聽得津津有味。

 

 

        在等待食物悶熟的時間裡,我們就在山丘上玩遊戲。

        國語推行員今天非常活潑,笑得很開懷,酒窩一直出現在她臉頰。

        陽光從樹葉間灑落在臉頰,點點金黃映照著酒窩,有一種明亮的美。

        我常不小心看到入迷。

        還好這不是上課,我不用擔心忘了喊:起立。

 

 

        玩123木頭人時,她先當鬼。

    我發覺我沒辦法玩,一定會輸。

    因為一看到她,我的心就跳個不停,身體根本無法急停或完全不動。

    「班長。」她笑了,「你動了。」

 

 

        再15分鐘就可以吃了,我和阿勇自告奮勇要去買冷飲給大家喝。

        我和他各騎一輛腳踏車,在附近的雜貨店買了一些冷飲。

        買完冷飲回來時,竟然發現我們這組的窯被挖開了,食物都沒了。

        原來是住在當地的黃益源,叫了幾個附近的小孩,

        趁我和阿勇去買冷飲時,黃益源支開我們這組剩下的組員,

        然後那些小孩挖開我們這組的窯,把食物都帶走跑掉了。

 

 

        惡作劇大成功,黃益源笑得很開心,一直笑個不停。

        我看見國語推行員的眼神充滿憤怒、失望,還有一點委屈。

        這是她第一次焢窯,為什麼要破壞她的樂趣呢?

        我握緊拳頭,心中無名火起。

        『幹!』

        大罵一聲後,我轉身就走。

 

 

        我跨上腳踏車,頭也不回地往回家的路上騎。

        才騎不到兩分鐘,聽見背後有一輛腳踏車跟來,我想應該是阿勇。

        但我回頭一看,竟然是國語推行員。

        我大吃一驚,手把幾乎抓不住,腳踏車晃了晃。

 

 

        「你很久沒說髒話了。」她騎到我左手邊,跟我並排騎著。

        『喔。』我很不好意思,『那要罰五塊錢嗎?』

        「不用。」她說,「因為今天是假日。」

        然後我們並排騎了一會,都不再說話。

 

 

        『我要回家。』我先打破沉默,『妳呢?』

        「我也是順便要回家。」

        『順便?』我幾乎大叫,『妳家的方向完全相反耶!』

    「你不知道地球是圓的嗎?」

    『妳的意思是要繞地球一圈後回家?』

    「可以呀。」她笑了。

    我心中的無名火,好像熄滅了。

 

 

        「你為什麼那麼生氣?」她問。

        『忙那麼久、等那麼久,都餓壞了。』我說,『怎麼可能不生氣?』

        「所以你只是氣自己的東西被吃了?」

        『嗯。』我點點頭。

        她看著我,眼神好像在打量我。

 

 

        『怎麼了?』我問。

        「你真的很擅長說謊。」她又笑了,「連生氣時也會說謊。」

    『我是氣東西被吃了啊。』

    「是嗎?」她又打量我一眼。

    我臉上一紅,答不出話。

 

 

        『我剛剛以為是阿勇追過來。』我試著轉移話題,『沒想到他沒跟我

     一起回家,真是不講義氣。』

        「他應該忙著扁人吧。」她說。

        『啊!』我緊急煞車,停住腳踏車。

        她也跟著停住腳踏車。

 

 

        「看到你那麼生氣騎回家,他應該會去扁人。」她說。

        『對!』我趕緊掉頭,加速騎回小山丘。

        我和她騎回小山丘時,聽見阿勇的怒吼,他已經抓住黃益源的衣領。

        我甩開腳踏車,衝上前想拉開阿勇,但根本拉不開。

 

 

        我苦勸阿勇:黃益源也沒惡意,只是惡作劇過了頭而已。

        加上我回來了,也說自己氣消了,阿勇才鬆開手。

        其他組把食物分一些給我們,所以我們這組還是有東西吃。

        看見她很開心地吃番薯,我的氣完完全全消了,甚至也很開心。

 

 

        『好吃嗎?』我問。

        「嗯。」她笑了,臉頰的酒窩沾上了一點烤番薯的黑。

        午後的陽光點點灑在她臉上,讓她的笑容更加燦爛。

        不管我再驗算幾次,她就是全校最可愛的女孩。

 

 

        「你剛剛是因為我,才那麼生氣吧?」她問。

        『我可以說謊嗎?』

        「可以。」

        『我不是因為妳而生氣。』

        「我就知道。」她笑了。

 

 

        『焢窯好玩嗎?』大家解散要回家時,我問她。

        「很好玩。」她又笑了。

    『妳還要繞地球一圈後回家嗎?』

    「這次該輪到你繞地球一圈了。」

    『這……』我愣住了。

        「你是白痴嗎?」阿勇走過來敲一下我的頭,「回家了!」

 

 

        導師知道我們去焢窯後,激發了他的靈感。

        他要我們在紙上寫下自己的願望,或者寫一封信給20年後的自己。

        然後把紙塞進玻璃瓶裡,埋在土中,20年後再挖出來看。

        這有點類似「時間膠囊」的概念。

        「焢窯只要等一個多小時,但這個要等20年才能挖。」導師說。

        導師還說,寫在紙上的願望不能讓別人知道,不然願望就不會實現。

 

 

        『我如果在紙上寫:希望阿勇平安快樂。』我對阿勇說,『然後告訴

     別人我寫什麼,那麼願望就不會實現,你就不會平安快樂了。』

        「你是白痴嗎?」阿勇敲一下我的頭,「你敢這樣做試試看!」

        我當然不會這麼無聊,我只是不知道該寫什麼願望而已。

        20年後,我35歲,那時的我最希望已經實現了什麼樣的心願呢?

 

 

        國語推行員似乎想都沒想,很快就寫好了,把紙條塞進玻璃瓶。

        她的願望是什麼?為什麼她可以那麼確定而完全不猶豫?

        但我想了半天,根本想不出該寫什麼願望?

        最後我只寫:希望將來看到這張紙條時,我是個快樂的人。

 

 

        全班同學都把紙條塞進玻璃瓶,將瓶口封好,

        一起埋進校園東北角防空洞旁的空地。

        防空洞在校園偏僻的角落,平時不會有人經過,天色暗時還很陰森。

        看來這些玻璃瓶裝著的願望,應該可以平靜等待20年。

        還有20年才能挖出這些願望,但離畢業已經剩不到一個月了。

 

 

        「離畢業只剩三個禮拜,大家要好好衝刺,準備聯考。」

        導師說這段話時,窗外剛好響起今年梅雨季的第一聲雷。

        我心頭一驚,思緒完全陷進即將來到的高中聯考壓力。

 

 

        雨天騎腳踏車上下學是件討厭的事,只能穿雨衣騎車。

        穿那種連身式的雨衣騎車,小腿以下總會淋濕,鞋襪則是一定濕透。

        而我又戴眼鏡,雨水弄花了鏡片,眼前幾乎是一片模糊。

        如果雨天騎車時,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世界,突然想到高中聯考,

        那麼會不會覺得自己的前途也是茫茫?

 

 

        幸好即使下雨,我和她還是維持放學後留在教室10分鐘的習慣。

        「再見。」10分鐘到了,她走到教室門口,再輕聲說:「謝謝。」

        咦?現在下雨耶,她怎麼沒穿雨衣?

        我跑出教室,追了她幾步後,發現她撐開傘走進雨中。

        我鬆了口氣,班上同學習慣只穿雨衣,因此總是穿著雨衣進教室。

        看來她應該是把雨衣放在腳踏車上,再撐傘走進教室。

 

 

        我看見她在空曠的地方停下腳步,站著不動,微微仰起頭。

        她在雨中撐傘的身影,彷彿一尊女神雕像在校園中佇立。

    雨下得很大,整個世界都變得白濁,只有她是清晰的。

        甚至彷彿可以看見她撐著傘的纖細手指。

    我看得入迷,視線久久無法離開,忘了自己要回家。

    但我突然想到:她為什麼動也不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妳沒事吧?』我用書包遮住頭,一路跑到她身旁。

    「嗯?」她愣了一下,「沒事呀。」

    『喔。』我轉身便想往回跑。

    「班長!」她朝我招手,「快進來,別淋雨了。」

    『嗯?』我又轉過頭看她。

    「快進來呀!」她大叫。

    我不加思索,便走進她的傘下。

 

 

    傘下狹窄的空間中,我和她一起站著,幾乎是面對面。

        記得國一時,她比我高一點,大約2公分吧;

        國二時我和她幾乎一樣高。

        國三上學期,輪到我比她高2公分;

        而現在國中快畢業了,我應該比她高了將近5公分。

 

 

        現在的我,又有了一個新的角度欣賞她。

        短髮讓她的肩與頸是空曠的,能明顯看見俐落清晰的兩條鎖骨。

    而鎖骨、肩膀、脖子的延伸連接,圍成一道幽深美麗的河谷。

    如果雨水滴落,也許能在河谷裡面看見漣漪吧。

 

 

    「你只是特地跑來問我有沒有事?」她問。

    『嗯。』

    「真的是這樣?你沒說謊?」

    『這次沒說謊。』

    「嗯。」她笑了起來,「我只是喜歡雨天,想看看雨而已。」

 

 

    我靜靜看著她的酒窩,突然落下的雷也無法干擾我。

    如果可以,我希望眼睛能完整記錄她酒窩的所有線條和弧度,

    並傳送到腦海中建立檔案。

 

 

    『我可不可以再來一次?』她笑聲停止後,我問。

    「再來一次?」她很納悶。

    我立刻跑出傘下,跑到教室走廊,再從走廊跑到她身旁。

    『妳沒事吧?』我問。

    「你神經病嗎?」她笑了起來,「快進來。」

 

 

    我會這麼做,只是因為我想多看看她的笑容。

    這樣就會記得很久、很久。

 

 

    『還可以再來一次嗎?』我問。

    這次她沒回話,直接瞪我一眼,眼睛像黑鮪魚。

    即使是黑鮪魚般的眼神,我也想記錄下來並傳送到腦海中歸檔。

 

 

        白濁下降了,世界漸漸變得清澈,雨變小了。

        「趕緊回家吧。」她說。

        我全身濕透,頭髮滴下的水落進河谷,那道由她鎖骨圍成的河谷。

        我真的有看到漣漪的錯覺。

    那河谷的美,值得蕩漾出漣漪來襯托。

 

 

    她撐著傘陪我走回教室,她再走去學校後門旁的車棚。

    我則在教室穿好雨衣後,走到學校正門邊的車棚。

    我們兩人的家,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要繞著地球一圈才能相逢。

 

 

        梅雨季結束,夏天紮紮實實地到了。

        酷熱的天氣持續了一個多禮拜後,畢業典禮到了。

        坐在教室等待進入禮堂的時間裡,我鼓起勇氣走到她座位旁。

        「班長。」她微抬起頭問:「有事嗎?」

        『那個……』我吞吞吐吐,『我可以跟妳要枝筆嗎?』

 

 

        她隨手拿起桌上的筆,遞給我。

        『我是跟妳要一枝筆。』我說,『不是借筆來用。』

        她似乎很驚訝,拿筆的手頓了頓。

        『只是做個紀念而已。』我應該臉紅了。

 

 

        她緩緩從書包裡拿出鉛筆盒,拉開鉛筆盒的拉鍊,

        把所有的筆一枝一枝拿出來放在桌上,共六枝筆;

        加上剛剛桌上那枝筆,總共七枝筆整齊排列在桌上。

        她所有的動作依然是那樣緩慢而流暢,依然令我心情平靜。

 

 

        「每枝筆都咬過了。」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你還要嗎?」

        『我就是要咬得最慘的筆。』

        她愣了愣,然後低頭看著桌上的七枝筆。

        「好像……」她笑了起來,「每枝都很慘。」

        我也跟著笑,我真的很喜歡看著她的酒窩。

 

 

        「你選一枝吧。」她說。

        我指著桌上由左邊算起第四枝筆。

        「為什麼選這枝?」她拿起那枝筆。

        『放學後那10分鐘裡,妳最常用這枝筆。』

 

 

        「給你。」她把筆遞給我。

        『謝謝。』我用雙手鄭重接下。

        這種簡單的互動就像板塊互撞,讓我的心地震了。

        我和她都不再說話,只是看著彼此,我有地面在晃動的錯覺。

 

 

        「豬腸!」阿勇走過來敲一下我的頭,「到禮堂集合了。」

        是啊,該去禮堂參加畢業典禮了。

        據說這是個催淚的場合,果然當驪歌響起,幾乎所有女生都哭了。

        我偷瞄國語推行員,但離她有點遠,看不清楚她是否掉淚?

        只看到她依然背部挺直坐著,視線向前。

 

 

        典禮結束後,我慢慢走回教室。

        「班長。」

        我轉過頭,是國語推行員在叫我。

        「一起去吃紅豆冰棒吧。」她說。

        『好。』

 

 

        但我們一路走到福利社、進了福利社買了兩枝紅豆冰棒、

    走出福利社到旁邊的樹下、拆開包裝、一起吃冰棒……

    我們都沒交談。

    直到冰棒只剩四分之一。

 

 

        「班長。」她終於打破沉默,「你有忘了什麼嗎?」

        『忘了什麼?』我很納悶。

        「還是不知道嗎?」

        『喔。』我恍然大悟,『素芬。』

        「班長。」她說,「一句。」

 

 

        『素芬。』

        「一句。」

        她說完後,一滴眼淚迅速掉下。

 

 

        那滴眼淚在我心中形成推擠的板塊,又讓我的心地震了。

        這次的震度更強,震得我胸口疼痛不堪。

        我張開嘴想說點什麼,卻完全說不出話來。

 

 

        國中生活將在今天結束,結束前我做最後一次驗算。

        我只得到一個答案:我喜歡她。

    不只是喜歡她這個人本身的存在,而是喜歡她這個人本身。

 

 

        喜歡她咬著筆沉思的模樣;喜歡她緩慢而流暢的動作;

        喜歡她說:一句時的神情;喜歡她低沉的聲音朗讀英文;

        喜歡她幫我擦藥時的細心溫柔;喜歡她瞪我時黑鮪魚般的眼神;

        喜歡她笑開時左臉頰上的酒窩;喜歡她閉目養神時彷彿虔誠的雕像。

 

 

    喜歡她在雨中撐傘仰頭看天的身影;

        喜歡她不管何時何地背部總是很挺直;

        喜歡她鎖骨圍成的那道幽深美麗的河谷;

        喜歡她坐著時的背影和後頸散發出的芬芳;

        喜歡她眼睛瞇成一條縫時比手指的調皮神情;

        喜歡她只有嘴角拉出弧度而沒笑聲的清淡微笑;

        喜歡她……

 

 

        但是我遲到了。

        如果一個月前我得到這答案,那麼在埋時間膠囊時,

        我就知道要寫什麼願望。

        我一定會寫:我喜歡國語推行員,我希望能跟她在一起。

 

 

        也許我遲到更久。

        我應該在蔡宏銘寫情書告白成功時,就該得到這答案。

        那麼也許我那時就會對她說點什麼,或做點什麼。

        也許……

    不管有多少也許,總之是我遲到了。

 

 

        那是我國中三年的歲月裡,最後一次見到她。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