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生命就像是個圓圈一樣,越靠近終點,就會越靠近起點。

 

 

        我在小年夜這天下午,開車載著國語推行員回故鄉。

        這次不再傻傻地等著上橋,我走另一條路,看另一片海。

        雖然有些沙灘已被填成陸地,但故鄉就在海邊,有看不完的海。

 

 

        我停好車,跟她一起翻過海堤走進沙灘,並肩在沙灘上走著。

        沙灘依舊是黑漫漫的,不受歡迎的海沙泥。

        就讓遊客們去擁抱白色的貝殼沙沙灘吧,那確實是既美麗又浪漫;

        而黏人的黑色海沙泥,就黏住我們這些永遠離不開故鄉的人。

 

 

        「班長。」她說,「你前陣子在群組問的問題,我可以回答你。」

        『請說。』

        「我選最好的髮型設計師。」她說,「只有最好的髮型設計師,才有

     能力讓人的髮型最美。我希望擁有可以讓別人變成最美的能力。」

        『妳的答案跟我幾乎一模一樣。』我很驚訝。

 

 

        「所以我希望你有最美的髮型。」她說。

        『我也……』我更驚訝了,『一樣。』

 

 

        「班長。」她說,「你要去當兵前跟我提到那個倉央嘉措的故事,

     後來他怎麼樣了?」

        『清朝史書記載,康熙下令將倉央嘉措抓到北京,押解途中,他病死

     於青海。而藏人的史書則說是拉藏汗派人將他害死於青海湖邊。』

    「呀?」她似乎很失望。

 

 

    『可是我聽到的傳說不是這樣。』我說。

    「那是怎樣?」

    『倉央嘉措既沒有在青海病死,也沒被害死,而是偷偷回到故鄉,與

     初戀情人重逢,然後平淡過完一生。』

        「我喜歡這傳說。」她笑了起來,左臉頰露出酒窩。

 

 

        我靜靜看著她的臉龐,還有那最讓我掛念的酒窩。

        恍惚間,我看到一座三合院的院子裡,

        有個穿著白色短袖T恤和灰色運動長褲的13歲小女孩。

        無論是抖衣服、拿衣架套衣服、把衣服掛在竹竿、拿夾子夾住衣服,

        她的動作始終緩慢而流暢,那樣的優雅總是讓我心情很平靜。

 

 

        我們停下腳步,並肩坐在沙灘上,看著大海。

        其實看海的時候,我們就像海一樣平靜,只有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音。

    正如她和我,只有心跳聲。

 

 

        「班長。」她說,「如果你老了,你想遇見誰?」

        『老了?』腦海浮現一個孤獨老人躺在安養院病房的樣子,『如果

     我老了,我希望遇見一個細心的護士小姐。』

        「恭喜你,你很幸運。」她笑了起來,臉頰上的酒窩又深又美,

        「我很細心,又剛好做過護士。」

        『那真的太好了。』我也笑了。

 

 

        「只可惜我遲到了。」她說。

        『遲到?』我說,『妳不是遲到,而是來早了。』

        「為什麼?」

        『因為我還沒老。』我笑了笑,『而妳已經到了。』

        她也笑了,臉頰上的酒窩永遠迷人。

 

 

        做完最後這次驗算後,這輩子就不再驗算了。

        在我心目中,國語推行員是最溫柔善解的女孩。

    而且我喜歡她。

 

 

        喜歡是一種記得。

        因為和她相遇了,記憶開始不斷累積。

        即使過了30年,我依然清晰記得她的黑鮪魚眼睛、她的微笑和酒窩、

    她挺直的背影、她低沉的聲音、她咬筆的模樣、她掉淚的神情、

        她鎖骨圍成的美麗河谷、她緩慢而流暢的動作……

    這樣的「記得」,就是喜歡吧。

 

 

        夏威夷流傳著一個說法。

    如果能在夕陽下山時,看見綠光的話就能得到幸福。

    因為綠色的太陽太難得,就和幸福一樣不容易。

 

 

        海天一線,遠方的夕陽染上濃濃的橘黃。

    夕陽要整個被大海吞沒的那一瞬間,尾部閃過一道綠光。

    「班長。」她問,「你看到綠光了嗎?」

    『我可以說謊嗎?』

    「可以。」

    『我沒看到綠光。』

 

 

    『那妳呢?』我問。

    「我也沒看到。」

    『是嗎?』

    「對你……」她微微一笑,「我也會說謊。」

 

 

        『素芬。』

        「班長。」她說,「一句。」

        我們同時笑了起來,站起身,繼續並肩踩著沙灘。

 

 

        國中並肩,一起走去福利社買紅豆冰棒。

        高二並肩,一起走在人行道上,感受像蜂蜜般的陽光。

        大三並肩,一起走天長地久橋,體會吊橋效應。

        當兵前夕並肩,只是因為巧遇。

        當研究助理時並肩,共撐一把傘走進雨中,只是為了分別。

        同學會並肩,只是因為吃了紅豆冰棒。

        當家教老師時並肩,只是陪我走一小段回家的路。

 

 

        而現在並肩走在沙灘上,可能只是單純想一起走到老吧。

 

 

 

            ~ The End ~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