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

 

 

        其實冬天不適合回憶,因為如果不小心想起感傷的事,

        會讓你打從心底覺得冷。

 

 

        但當我目光接觸坐在12的她時,許多過往的影像片段迅速掠過。

        這些影像既模糊又殘缺,而且像4倍速播放的影片,也許更快。

        曾經以為這些影像已從記憶中消逝,沒想到依然紮實地存在。

        甚至拉我陷入回憶的漩渦。

 

 

        她叫龔羽婷,大家理所當然叫她羽婷。

        也有人叫她小羽、小婷,甚至有人叫她婷婷。

        「但就是沒人叫我羽羽。」她說。

 

 

        聽她這麼說,我原本要叫她羽羽,但想了一下便作罷。

        「為什麼作罷?」她問。

        『如果叫妳羽羽,我就只能叫熊掌了。』

        「嗯?」

        『因為大家都說魚與熊掌。』我說。

        「北七。」她笑說。

        北七是白痴的台語發音,也是她的口頭禪。

 

 

        她把自己Line的名字取為:羽婷不想雨停。

        「人家通常叫我羽婷,但我喜歡下雨,偏不希望雨停。」她說。

        我覺得這名字太長,在手機上看起來有點礙眼。

        幾經思考,便在我手機上把她Line的名字修改為:雨弓。

 

 

        我只修改她Line的名字,並沒有在對話中稱呼她雨弓。

        直到有次傳給她我們之間Line對話的截圖,她看到了雨弓。

        「為什麼叫我雨弓?」她傳。

        『妳叫龔羽婷,龔羽倒過來念,就是雨弓。』我回。

 

 

        「哦。」她又傳,「但雨弓是什麼?」

        『雨弓就是彩虹,英文叫Rainbow,bow就是弓。』我回,

        『可是叫彩虹或Rainbow有點俗氣,乾脆叫妳雨弓。』

        她傳來一張「哇!」的貼圖。

 

 

        「我超喜歡雨弓這名字。」她傳。

        『那我以後就叫妳雨弓。』我回。

        「但你只可以私下叫我雨弓,不能讓別人知道。」

        『好。』

        「我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還有個名字叫雨弓。」

 

 

        幾天後,她禮尚往來,把我Line的名字改為:Redsun。

        『願聞其詳。』我傳。

        「你叫蔡揚宏,揚宏倒過來念,就是紅陽。」她回,「紅紅的太陽,

         就是Redsun。喜歡嗎?」

        『喜歡。』

        「只有我會私下叫你Redsun,你也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叫Redsun。」

 

 

        她似乎瘋狂喜歡上這種我唯一叫她、她唯一叫我的「唯一」感。

        或許因為「唯一」這東西並不存在於我和她之間,

        所以在私底下的稱呼享受唯一,是非常奢侈的幸福。

 

 

        『可是太陽和雨弓,會不會衝突?』我傳。

        「不會,而且雨弓需要太陽。因為雨後陽光一照,才會有雨弓。」

        『妳說的對。雨弓。』

        「謝謝。Redsun。」

        從此雨弓和Redsun,在Line的世界中活躍。

 

 

        我和雨弓是怎麼開始的?

        用「開始」形容並不恰當,因為我跟她不能也不應該開始。

        我只記得幾個明確的時間點:

        因為跨部門的計畫案而相識、因為小藍而相遇、

        因為王菲唱〈傳奇〉這首歌而相……

        相愛嗎?

        這字眼對我和她而言太沉重了,無法承受。

 

 

        我和雨弓是同事,在執行那個跨部門計畫案之前,

        她已經待在公司十年了,而我則是七年。

        公司的組織龐大、員工眾多,我和她又在不同部門,

        甚至連工作的大樓都不同棟,因此我並不認識她。

        也許之前曾經見過或擦身而過,但我完全沒印象。

        直到我們12個人執行那計畫後,我才與她相識。

 

 

        初見雨弓時,感覺她全身散發出不明氣場,無法近身三尺之內。

        好像是武俠小說中所形容的掌風。

        那時是盛夏,她穿了一件黑色的上衣。

        純黑色,沒有一絲雜色。

        往後我發現不管天氣冷或熱,她幾乎都是穿黑色或暗色的衣服,

        很少穿白色或淺色、亮色的衣服。

 

 

        雨弓是漂亮的女人,但我從不用漂亮形容她。

        漂亮有明亮、光亮的味道,而她很少讓我感覺到「亮」。

        如果可以用光譜儀分析每個人的光譜,那麼她的光譜是暗色調。

        雖然是暗,卻有股神秘而低調的氣質,對我而言那是一種美。

        所以我總說雨弓很美。

 

 

        或許因為雨弓的光譜是暗色,或許因為我跟她絕對不能在一起,

        因此每當回憶起跟她獨處時的場景,即使通常是陽光灑滿全身,

        腦海裡的光線卻總像是陰霾天空下的日落時刻。

 

 

        雨弓是那種臉上有沒有笑容會有截然不同樣貌的人。

        她臉部和五官的線條有些銳利,如果沒有笑容,會給人冷酷感;

        但如果她笑了,線條就非常柔和,給人親近感甚至讓人心情變好。

        我很喜歡她的笑容,莫名的喜歡。

        如果愛上她有罪,那麼罪魁禍首也許是她的笑容。

 

 

        執行跨部門計畫案才一個月,便覺得我跟雨弓已非常熟識。

        明明才認識一個月,卻有多年老友的錯覺。

        雨弓個性直爽、待人真誠,跟人談笑時會散發令人想親近的魅力。

        她不笑時,冷若冰霜;展露笑顏時,春暖花開。

        跟人談笑時,更是豔陽高照。

        她的同事緣極佳,即使主管或下屬也非常喜歡她。

        我們這12個人的團隊,也因為有她,工作的氣氛非常融洽。

 

 

        兩個月後我因公去了趟泰國曼谷,那是我自己部門的案子。

        回台前一晚,同行的同事不斷嚷著一定要去買NaRaYa的曼谷包。

        NaRaYa這家店就在飯店附近,走路大約只要十分鐘。

        我和同事走進NaRaYa,裡面已經一大堆人在搶買曼谷包了。

        曼谷包是手提包或肩背包,最大特色就是包身有一個大大的蝴蝶結。

        我看價格很便宜,便買了五個曼谷包帶回台灣送人。

        兩個給自己部門較熟識的女生,三個給工作團隊中的三個女生。

 

 

        挑選曼谷包前,腦海會浮現要送的那個女生的樣貌。

        其他四個女生的包,顏色都是粉色系,加上紅色大蝴蝶結,

        洋溢青春氣息,她們應該會喜歡。

        只有雨弓的包和大蝴蝶結都是深藍色,我卻覺得非常適合她。

 

 

        回台灣後,我親自送給自己部門的兩個女生。

        工作團隊中的三個女生都在別棟工作,我懶得跑一趟,就託人送達。

        大約半小時後,我收到雨弓傳來的Line:

        「北七。你剛好這時候送我包包,害我被誤會了。」

        『誤會什麼?』我很疑惑。

 

 

        「我剛才跟同事開玩笑說我在公司裡有暗戀的對象,結果你正好託人

         送來包包。」她傳。

        『這跟誤會有關?』我回。

        「北七嗎?人家會以為我暗戀的人是你。」

        『這說不通吧,完全沒邏輯。』

        「就是這樣呀,哪裡說不通?」

        『如果妳暗戀我,我不會知道,當然就跟送妳包包無關。要說暗戀

         也應該是我暗戀妳才對,因為暗戀妳才送妳包包啊。』

 

 

        「有道理耶。」她傳。

        『本來就是。』我回。

        「那我跟她們說,其實是你暗戀我。」

        『喂。』

        她傳了一張哈哈大笑的貼圖。

 

 

        當晚九點左右,雨弓又傳來訊息,還是跟那個深藍色曼谷包有關。

        這是她第一次不在上班時間跟我互傳Line。

        我覺得她不僅很喜歡,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

        她劈里啪啦傳來一連串訊息,我幾乎可以想像她手舞足蹈的模樣。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收到驚喜。」她傳。

        『沒那麼誇張吧?』我回。

 

 

        「我意思是,比方生日時人家送禮物,我早有心理準備:因為生日,

         人家可能會送禮物。即使禮物再貴重,也沒有驚喜。只有這個包,

         是在毫無心理準備下收到,所以很驚喜。謝謝你,我受寵若驚。」

        受寵若驚的人是我吧,我並沒有花多少心思和金錢在這個包。

        而且我不是只送她啊。

 

 

        「我決定了,要將這個包取名為:小藍。而且從明天開始,我就會

         背著小藍上班。」她傳。

        『妳還好吧?』我回。

        「我很好呀,幹嘛這麼問?」

        『感覺妳有點走火入魔了。』

        「北七。我要跟小藍說說話了,晚安。」

        『晚安。妳確定妳沒事?』

        「北七。」

 

 

        隔天雨弓真的背小藍,喔不,是深藍色曼谷包,來上班。

        我會知道是因為她跑來我辦公室炫耀。

        「好看吧?」她問。

        初秋時節她穿著黑色長袖襯衫,連扣子都是黑的,左肩背著小藍。

        『非常好看。』我說。

        她笑了,雖然她的光譜是暗色,但總閃耀著金屬冷光。

 

 

        「我們要去認真工作了,跟叔叔說再見。」她對著小藍說。

        『妳是不是工作壓力很大?』

        「北七。」她笑了,然後揮揮手離開。

        她總共只待了一分鐘,應該是專程來讓我看她背著小藍的樣子。

 

 

        這晚雨弓依然在九點左右傳訊息給我,話題還是小藍。

        「小藍要我問你,怎麼會選她這種冷門顏色的曼谷包送我?」她傳。

        『說不上來。只是覺得這顏色很適合妳的氣質。』我回。

        「什麼氣質?」

        『高雅。』我傳,『請妳跟小藍說,要她好好襯托妳的高雅。』

        「北七。」她回,「謝謝誇獎。」

 

 

        從此她保持每晚九點Line我的習慣,前幾晚主要談小藍,

        但之後漸漸開始聊些她的工作、生活和家庭,

        最後就是天南地北、天馬行空亂聊。

        從互相熟識的工作伙伴,進入每晚用Line交談的狀態。

        這種狀態應該算是一種相遇吧。

 

 

        雨弓和我之間在Line的對話,很像是兩人表演的對口相聲。

        一個是主要敘述故事情節、不斷說出笑料的逗哏;

        另一個是對逗哏的敘述內容表達評論並給予烘托的捧哏。

        逗哏是主角,捧哏是配角,一搭一唱,表演對口相聲。

        而雨弓是逗哏,我是捧哏。

 

 

        這種每晚九點開始的Line,從不曾間斷,一天也沒。

        以致某晚已經超過11點她卻沒Line我時,我竟然懷疑她出事了。

        「還醒著嗎?」她突然傳來訊息。

        如果隔天要上班,10點半左右我們就會互道晚安;

        碰到隔天是假日時才會多聊,甚至可能聊到半夜1點。

        但現在11點多了,明天還是上班日。

 

 

        『嗯。怎麼了?』我回。

        「我不小心睡著了。」

        『喔。』

        「沒事了。晚安吧。」

        『晚安。』

 

 

        我猜想雨弓可能只是想保持紀錄,不希望紀錄被打破。

        她是個很固執的人,甚至是偏執,而且意志力驚人。

        一旦她認定或是想做任何事時,即使天塌下來似乎也改變不了她。

 

 

        我們這12個人的工作團隊,每星期至少開一次會。

        會議室有張大的U形桌,我通常坐在雨弓的正對面,相隔約四公尺。

        自從每晚固定跟她Line以後,看見她時便多了點異樣的感覺。

        我偶而會偷瞄她,她總是一副嚴肅而認真的神情,彷彿正準備作戰。

        不過一旦我們眼神相對時,她總會微笑,笑容甚至有些靦腆。

 

 

        有次會議很枯燥冗長,我偷瞄到她正低頭滑手機。

        當她抬起頭時,正對著我,然後她笑了笑,拿起手機晃一晃。

        我也微微一笑,想轉頭看會議主席時,她開始眨眼睛、努了努嘴角。

        我愣住了。

 

 

        她張開嘴巴似乎在對我說話但沒出聲音、低頭在手機打字、

        抬起頭用手比了比手機、又低頭打字、又抬頭用雙手用力指著手機、

        再低頭打字……

        最後她微微仰起頭,右手食指在半空中慢慢畫弧線,畫了七次。

        我突然領悟,把已經關靜音的手機拿到面前打開。

 

 

        「有點無聊。」、「雨弓呼叫Redsun。」、「喂!」、「起床!」、

        「看手機!」、「還不懂嗎?」、「北七。」、「快看手機啦!」、

        「阿娘喂,還不懂?」、「我快瘋了。」、「北七,看手機啦!」。

        她竟然已經連續傳了十幾條訊息。

 

 

        『妳剛剛比的,是雨弓嗎?』我傳。

        「對。就是雨弓。」她回。

        『妳果然是雨弓,很會比雨弓。』

        「一點默契都沒有,害我比了半天。」

        『抱歉。我完全沒想到妳會在開會時Line我。』

        「北七。不然你以為我在幹嘛?」

        『我以為妳中邪了,台語叫得猴。』

 

 

        她突然笑出了聲,趕緊掩口假裝若無其事,然後轉頭看著主席。

        幾秒後再把頭轉回,臉上掛著微笑,低頭打字。

        「北七。」她傳。

        她傳完後,抬起頭對著我,我們同時露出笑容,又同時掩口忍住。

 

 

        從此在開會中,我會把手機調成震動而非靜音,方便跟雨弓Line。

        看著她低頭打字,我再低頭看她傳來的訊息,然後抬起頭看她。

        Line的文字突然變成她當面跟我說話的聲音,這感覺既新鮮又有趣。

        一傳完訊息我們立刻假裝若無其事轉頭朝向主席,幾秒後把頭轉回。

        眼神相對時我們會相視而笑,她常把食指貼住嘴唇比出噓的手勢。

 

 

        冬天到了,每晚九點都會Line的紀錄依然保持著。

        「天冷時,躲在棉被裡跟你Line的感覺,好像回到小時候躲在棉被裡

         看漫畫的快樂時光。」她傳。

        『妳小時候也看漫畫?』我回。

        「嗯。很喜歡。你呢?」

        『我也是。』

        「那我們都去泡杯熱茶。」她傳,「然後來聊漫畫。」

        與季節相反,天氣越冷,Line裡的氣氛似乎越熱。

 

 

        我已經習慣每晚九點跟雨弓Line,也覺得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甚至會期待,認為這是每天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雖然雨弓就是龔羽婷,但我所認識的龔羽婷是個認真勤奮的上班族,

        五官看起來有些冷,嚴肅時甚至隱隱覺得有殺氣,感覺很難親近;

        可是一旦露出笑容,卻會讓全世界也想跟著笑。

        而雨弓則像個對這世界感到新鮮與好奇的小孩,總是欣喜雀躍,

        不停問東問西,對所有平常大小事物都有濃厚興趣。

        我相信很多人都了解龔羽婷,但只有我可以看到雨弓、了解雨弓。

 

 

        然而有天下午三點左右,雨弓傳了Line:

        「你怎麼可以說我混?」

        『我什麼時候說妳混?』我一頭霧水。

        「我不想說了。我現在很生氣!」

        『到底怎麼了?』我還是一頭霧水。

        但她沒再回了。

 

 

        從那時到下班、下班後回到家,我始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原本打算等到九點她Line我時再問她,

        但等到九點半,她還沒傳來訊息,我開始感到慌張。

        十點了,我的手機依然安靜,我覺得悵然若失。

        長久以來的紀錄,今晚終於打破了。

 

 

        我一直呆望著手機,整個人失魂落魄。

        手機突然發出聲響,我嚇了一大跳,心臟差點從口中跳出。

        十點半了,雨弓終於傳了Line:

        「我氣差不多消了。」

 

 

        我趕緊詢問,但她並不想解釋。

        禁不住我再三懇求,她終於說出原委。

        原來跟雨弓同部門的人到我辦公室時,剛好聽到我說羽婷很混,

        回去時就告訴雨弓。

        但這是誤會,其實是我正在抱怨我部門的同事宇廷很混。

 

 

        「哪有那麼巧?你騙人。」她傳。

        『我部門真的有個叫宇廷的男生,妳查一下就知道了,這騙不了人。

         而且在我的部門裡,我都稱呼妳小龔龔,不會叫羽婷。』

        「小龔龔聽起來很肉麻耶,幹嘛加個小字?」

        『小字一定得加,只叫龔龔的話,就變成太監了。』

        她傳了一張「哈哈大笑」的貼圖。

 

 

        「以後只要有旁人在,你乾脆就叫我小龔龔吧。」她傳。

        『OK。』我回。

        「好了,該說晚安了。從下午氣到剛剛,累了。」

        『看在我今天生日的分上,妳就不要再氣了。』

        「怎麼可能?你不要騙我。」

        我從皮夾拿出身分證,用手機拍了張照,傳給她。

 

 

        「生日快樂!」她傳。

        『謝謝。』我回。

        「你想要什麼生日禮物?只要我做得到,一定送你。」

        『妳剛剛說了一句生日快樂,已經足夠了。』

        她又問了幾次,我還是婉謝。

 

 

        『11點多了,妳該睡覺了。』我傳。

        「不行。你今天生日,我陪你到12點。」她回。

        然後我們隨便聊,沒什麼特定話題。

 

 

        「只要你想要什麼,我一定送你。你確定不要嗎?」她又傳。

        『有妳那句生日快樂就很夠了,不需要禮物。』我回。

        「你確定嗎?要好好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哦。」

        『很確定。謝謝妳。』

        「那我送你一首歌,代表我的心意。」

        『好。』

 

 

        可是等了幾分鐘,她都沒動靜,離12點只剩五分鐘了。

        正準備詢問時,她傳來一個Youtube網址。

        我點開一看,是王菲在2010年央視春晚演唱〈傳奇〉的影片。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 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

             夢想著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見

             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

 

             想你時 你在天邊

             想你時 你在眼前

             想你時 你在腦海

             想你時 你在心田

 

 

        耳朵聽著王菲夢幻似的歌聲,眼睛看著歌詞。

        整個臉頰和耳根發燙,心跳直接破表,渾身顫抖。

        我彷彿被抽離了地面,在空中飄浮。

        長久以來,我和雨弓每晚蓄積一點一滴的情感,

        此刻如核彈爆發,瞬間燎原。

 

 

        〈傳奇〉的長度剛好4分鐘,播完後離12點只剩1分鐘。

        我得回應她,可是該回應她什麼?

        雙腳依然感覺不到地面,而手指竟然還在顫抖,根本無法打字。

        那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1分鐘,但即使如此漫長,

        也無法消化那股迎面傾瀉而來令人猝不及防的澎湃情感。

 

 

        手機和我都是靜止的,我相信在那端的雨弓也靜止。

        直到12點10分,我才勉強落地,手指恢復控制,便打了字:

        『很好聽。』

        「嗯。然後呢?」她回。

        『我不知道然後。』我嘆了口氣。

        我可以感覺她彷彿也嘆了口氣。

 

 

        「晚安吧。」她傳。

        『其實剛剛那首歌,我也應該送妳。』我回。

        「真的嗎?」

        『真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晚安吧。」這次她真的嘆氣了。

 

 

        這應該是我和雨弓相愛的時間點。

        在這個時間點,我和雨弓都是40歲。

        我之前談過兩次戀愛,但沒結過婚,打擊率0。

        她之前只談過一次戀愛,卻結婚了,打擊率百分之百;

        而且還有打點:一個五歲女兒。

 

 

        所以相愛對我和雨弓而言太沉重了,是無法承受的字眼。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