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母,現在是11月13日的凌晨,我滿廿八了。

時間過得真快,不是嗎?



廿八年前的凌晨兩點多,我狠狠地踹了妳好幾腳,

突然而來的陣痛,吵醒了阿爸。

他只好在三更半夜去隔壁村敲產婆的門。

睡眼惺忪的產婆,想必面腔不太好看吧!





聽說我嬰兒時很兇,喝奶時總要讓妳哄半天。

當我好不容易停止哭喊而吸吮妳的乳汁時,妳會不會很生氣呢?

還是仍然輕輕地拍著我的額頭?



我小時候身體很差,妳試過了很多方法,但我仍然一付快要夭折的樣子。

於是妳只好訴諸神明。

乩童開出的藥方,竟要以七隻蟑螂做藥引!

妳咬咬牙,還是聽了老天的話,在半夜裏活捉七隻肥蟑螂。

也許是巧合,我順利長大了。

但妳總勸我不要打蟑螂,因為牠們可說是我的救命恩人。

阿母,對不起,我卻時常恩將仇報。



妳生長在農家,七歲開始放牛,我很想問妳會不會吹笛子,

因為感覺上牧童是不能離開笛子的。

妳對牛有一種特別的感情,所以我理所當然地不能吃牛肉。

這個戒律一直到爆發口蹄疫時,我才有藉口破了它。

當我吃到牛肉時,雖然我發覺比豬肉好吃,但我卻有一種忤逆不孝的罪惡感。

阿母,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以前我生日時,妳總會煮一碗豬腳麵線加一顆蛋。

其實我不喜歡吃,電視上小朋友都可以吃蛋糕,還可以吹蠟燭,我好羨慕喔!

高中以後,我就在外面住了,這十幾年來,沒有一年我的生日在家裏過。

蛋糕愈吃尺寸愈大,唱歌跳舞喝酒聚餐都有過,

唯獨缺少當初最討厭的豬腳麵線。

阿母,今年的生日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想吃妳煮的豬腳麵線!



阿母,妳也老了,十年前那場手術,一直提醒我妳的蒼老與虛弱。

我廿八了,一事無成,兩袖清風。

阿母,對不起,我無法讓妳悠閒地過日子,

妳仍然得做些粗活,仍然得晚睡早起。

阿母,每次看到妳操勞的背影,我總會有股心痛的感覺。

阿母,妳能感受到嗎?



今年的生日,就在網路上過吧!

阿母,沒有妳的豬腳麵線,那麼生日蛋糕和生日禮物就沒有意義了。

阿母,希望下輩子妳再來生我。

但是,妳千萬不要再務農了,我真的很喜歡牛肉的味道。

還有,我也很討厭蟑螂,不要再餵我吃蟑螂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