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0萬6千字,寫了四個月。
但中間因為父母相繼進醫院,所以應扣掉一個月。 



(繁體字版,麥田出版社 2007年10月1日 初版,jht痞子蔡作品008)




簡體字版:作家出版社 2007年11月 第一版



暖暖寫作時的點滴,其實「寫在暖暖之後」這篇文章已說了一些。
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事。
如果硬要找出特別之處,大概是寫作期間我剛好處於人生第一個「失業」期。

念博士班時,我還有一份收入。
2000年畢業後,當博士後研究員的收入是固定的,還有一點兼課的收入。
2007年2月到7月這半年,我辭去博士後研究員,只剩一星期六堂課的兼課收入。
暖暖的寫作期間剛好落在這段日子。

或許是時間突然莫名其妙變多了,原本預計三萬字的暖暖竟然突破十萬字。
比起之前總是努力掌握不多的時間,沒命的寫,這次的寫作很悠閒。
寫完後也不像以前那樣,總是覺得去掉了半條命。

當然也因此沒錯過任何一場王建民的球賽,MLB的比賽也看了很多,
不管從網路或電視。
我是個棒球迷,從小就愛看棒球,有20多年的看球歷史了。
又剛好因為教流力,課堂上偶爾會用流力觀點解讀投手的球種。

啊?離題了。
回到暖暖本身。

暖暖裡頭把北京行程定為8天7夜,我想如果定為6天5夜甚至是5天4夜,
那麼關於景點的描述文字會少一些,也比較不會被視為一部遊記或是遊記小說。
關於這點,我剛開始下筆時就考慮到了。

但仔細想了幾天,還是決定8天7夜。
我說過了,我很任性。
我未刪前的版本,北京的8天7夜還要再多一萬字。
很可怕吧?

不過我還是認為這些文字是必須存在的。
我們也許有不同的看法,但很抱歉,我真的是這麼覺得。

我不知道人們會怎樣看待暖暖?
也不知道身在台灣的我,會承受何種眼光?
但我寫完了,就是這樣。
你應該看得出來,我貌似隨和,但骨子裡很傲。

看不出來?
沒關係。
其實所謂的偉人通常都是這樣,真傷腦筋。
好,拉回來一點,再講下去你就要翻臉了。

在暖暖寫作期間,我腦海裡一直出現「純粹」這兩個字。
所以暖暖文中,如果出現太多次純粹,請你不要打我。
我以為保持純粹是最簡單、但也最難。

每個人通常都不太會變,只是為了與環境妥協,或為了某些目的與利益,
於是變了,不再純粹。
但只要把自己定位清楚,知道自己的定位,那純粹這東西便會一直在。

你應該聽不太懂。
沒關係。
你知道我是寫小說的,寫小說的人有某種特點:
明明只是因為話說不清楚讓人搞不懂,卻裝作一副那就是哲理的模樣。

好,讓我們用特殊的方法結尾。
看過韓劇《許浚》嗎?
之前台視曾播過,現在GTV播到一半多一點。
我寫完暖暖後,把《許浚》看完了,用租DVD的方式。
我接下來會洩漏一點《許浚》的結局,如果你正在看,就請你見諒。

《許浚》的最後一幕,是睿珍在許浚墓前說的一段話,然後在潺潺流水中結束。
睿珍旁邊跟了個小女孩,這是編劇刻意安排讓她來代表觀眾發問。
這是我猜的,因為換做是我,我也會這樣處理。
有一句話叫「英雄所見略同」,指的就是像我們這種厲害的人。
好,在你打我之前,趕快回到《許浚》最後。

當小女孩問:「他是做什麼的啊?」
睿珍回答:「他是個大夫。」

以下由睿珍口中定義出的許浚,是我即將放在心底一輩子的東西。


                            他就像……
                            就像在地底潺潺流動的
                            清澈的水
                            在陽光下揚名立萬
                            風光度日是件容易的事
                            困難的是默默地奉獻自己
                            並溫柔的滋潤
                            所有乾涸的人心
                            而他
                            就是這樣一個人


用這樣做Ending,很令人感動。
我常會在很多地方得到感動,我知道那種感動的感覺。
那是買不到、也換不來的。

許浚是什麼人?
睿珍說了,他是個大夫。
許浚自己也很清楚,所以就做大夫該做的事,如此而已。
那麼這種純粹既簡單,也不會變。

當以後我們都閉上了眼來到九泉之下。
如果都能變成潺潺流水,然後相遇。
到那時請你再告訴我,我是否仍保有純粹吧。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