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銳的哨音響個不停,偶爾還夾雜著汽車的喇叭聲。

        幾百輛車擠在一起,幾乎動彈不得。

        從三條馬路來的車輛,都要擠進同一座橋。

        每條馬路起碼有兩排車流,而橋上只有一個車道可以通行。

        好像三條肥胖的龍要合成一條細瘦的蛇。

 

 

        站在車陣中的警察像是歇斯底里的猴子,嘴裡猛吹哨子、

        雙手拼命揮舞試著指揮交通。

        我待在其中一條肥龍之中,每隔幾分鐘才能往前移動十公尺。

        看了看時間,12點5分,而約好的時間是12點。

        我已經遲到了。

 

 

        距離橋頭只剩50公尺,過了那座橋,就是我的目的地。

        這裡是我的故鄉,但竟然還要依靠GPS導航才能走到這裡。

        我覺得很諷刺,直接關掉導航畫面,嘆了口氣。

        家裡在我念大三時搬到台北,之後我只回來一次,這次是第二次。

        沒想到我已經幾乎忘了回故鄉的路。

 

 

        國中畢業22年了,今天是第一次舉辦同學會。

        大部分的同學畢業後就沒見過面,很好奇大家會變成什麼樣?

        而我最想見的人,雖說不至於22年來都沒見面,

        但距離上次看到她,也有8年了。

 

 

        只可惜依她的個性,如果知道我會來同學會,那她一定不會來;

        但如果她以為我不會來,那麼她就很有可能參加同學會。

        所以當一個月前阿勇打電話邀我時,我先說沒辦法參加。

        「為什麼?」阿勇很失望,「我們那麼多年沒見了,來啦!」

 

 

        『偷偷告訴你,其實我會去。但你一定要讓所有人以為我不會去。』

        「為什麼?」

        『沒為什麼,只是個無聊的理由。』

        「喔。」阿勇說,「反正大年初三你一定要給我來就是了!」

 

 

        所以我在春節連假中的大年初三,一個人開車來到這裡。

        也領教了電影裡外星人來襲或活死人入侵導致大家趕緊逃難的場景。

        原本打算11點到,可以先在故鄉四處晃晃,回憶一下。

        沒想到因為大塞車,我還是遲到了。

 

 

        印象中總是冷清寂寥的故鄉,什麼時候變成了觀光勝地?

        到底發生了什麼?或是我錯過了什麼?

        難道只是單純因為時代變了?

 

 

        終於上橋了。

        橋長不到100公尺,但緩慢的車速還是花了半分鐘才通過。

        橋下是港,停泊了許多漁船。

        海風帶來混雜了海水和魚腥的鹹味,這就是我成長的味道。

        好熟悉啊,我終於回來了,只是遲到而已。

 

 

        下了橋,右邊是所謂的觀光漁市,擠滿了人潮。

        車子得小心前進,避免撞到滿手魚丸邊走邊吃的遊客。

        我突然覺得這地方好陌生。

        念國中時,這地方還是大海,現在卻因為填海造地而形成一片陸地。

        所謂的滄海桑田大概就是這樣吧。

 

 

        過了觀光漁市,人潮就散了。

        左邊出現一家海產餐廳,招牌上面畫了一條很大的黑鮪魚。

        我鬆了口氣,終於到了。把車子停在路邊,下車穿過馬路。

        站在店門口,抬頭看著黑鮪魚,突然陷進回憶的漩渦。

        腦海裡清晰浮現瞪人時眼睛像黑鮪魚的她。

 

 

        趕緊抽離回憶的漩渦,定了定心神,畢竟我遲到很久了。

        剛推開這家海產餐廳的店門,便聽見一聲喊叫:

        「豬腸來了!」

        豬腸是我國中時的綽號,高中以後就沒人這麼叫我了。

        雖然我很不喜歡這個綽號,但此時聽來卻覺得無比親切。

 

 

        「竟然遲到半個小時!」阿勇迎上來,敲了一下我的頭。

        『抱歉,沒辦法。』我摸摸被敲痛的頭,『因為大塞車。』

        「塞車?」阿勇愣了一下,隨即又敲一下我的頭,「你不會走鎮上

         那條路嗎?這裡是你的故鄉耶!你以為你是觀光客嗎?」

 

 

        這次敲更痛了,得揉一揉。

        但這也敲醒了我,對啊,導航指引的都是外圍道路,

        而我是本地人,應該穿進鎮裡,直接到橋邊。

        『可是如果要上橋,還是會很塞。』我還揉著頭。

        阿勇深深吸氣,好像武林高手暗運內力,突然用力敲我的頭並大叫:

        「你是白痴嗎?把車停橋下附近,人走過來只要五分鐘啊!」

 

 

        他狠狠敲了第三下,我眼冒金星了。

        但他說得對,光等著要上橋就花了快半個小時,我應該把車停橋下。

        這裡是我的故鄉,隨便找個地方停車太容易了。

        沒想到對故鄉而言,我彷彿成了像遊客般的陌生人。

        陌生,而且見外。

 

 

        阿勇拉著我到導師面前,我跟導師說聲新年快樂。

        「志常,很久沒見了。」導師微笑著拉起我的手,「過得不錯吧?」

        『馬馬虎虎。』我也笑了笑。

        他跟我閒聊時雙手拉著我左手,右手還不時輕拍我的左手掌背。

        他眼睛始終注視著我,眼神滿是笑意。

        以前超怕這位凶狠的導師,但現在只覺得他是慈祥的長者。

 

 

        同學紛紛圍過來打招呼,但不知道是太久沒見了還是頭被敲昏了,

        這些臉孔我都覺得有點陌生。

        目光快速掃過在場的每一位老同學,沒有發現我最想看見的她。

        心一沉,頭更痛了。

 

 

        「同學的變化很大吧?」阿勇問。

        『嗯。』我點點頭,『有同學現在是腦科醫生嗎?』

        「應該沒有吧。怎麼了?」

        『我的頭可能要去看醫生了。』

        「你變得那麼脆弱了喔!」阿勇哈哈大笑,拼命揉著我的頭。

        『是你力氣變大了。』我說。

        阿勇還在笑,他的笑聲讓我覺得好熟悉。

 

 

        「本姑娘來了!」阿勇看著店門口,突然大叫一聲。

        我先是一愣,隨即激動。

        我當然知道她國中時的綽號叫本姑娘,但太久沒聽見這綽號,

        於是聽見的瞬間,便迷惘;而回神時,已澎湃。

        阿勇快步走向店門口迎接她,我則血液沸騰、心跳加速,呆立不動。

 

 

        「妳是最晚到的。」阿勇引著她走進店裡。

        「抱歉遲到了。」她似乎很不好意思,「因為大塞車。」

        「原來是塞車喔,那沒辦法。」阿勇笑了笑。

        「是呀。」她苦笑,「光等著開車上橋就花了半個小時。」

        「真是辛苦妳了。」阿勇說。

 

 

        這是哪招?差別也太大了吧。

        沒想到她和我一樣,像遊客般用GPS導航,還傻傻地開車上橋。

        對故鄉而言,我和她竟然都表現出陌生,而且見外。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我終於又看到她。

        而且我和她,又都遲到了。

 

 

        她很快就被老同學包圍著,臉上一直掛著淺淺的笑容。

        我的眼鏡度數要重配了,因為我的視野範圍中,只有她是清晰的。

        而且我的耳朵也有問題,在人聲嘈雜中,我只聽見她低沉的聲音。

 

 

        不知怎的,同時湧上熟悉和陌生。

        許久沒見,於是感到陌生;

        從不曾忘,所以覺得熟悉。

 

 

        她緩緩將視線四處游移,當接觸到我的目光時,瞬間定格。

        我心頭一緊,感覺好像……

 


        好像是她用手穿進我的胸膛,揪住我的心臟。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